野鐵羿言堂
關於部落格
寫作是灌注靈魂的甜蜜過程,
繪畫是凝凍時空的優雅魔法,
烹飪是熬煮日常的生命火焰,
咖啡是泉源靈感的賢者之石。

以自創作品、日常雜談和時事牢騷為主。
  • 554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二十一)異蟲之刻.再淨化

「乾脆拆成三比三,扣掉歐堤爾,咱們用老方法決定如何?最贏的人隨隊探查。」老方法就是指猜拳,塞拉斯一邊說,一邊折著手指暖機。

  「可以啊!不過……這次你可別又輸不起囉!塞拉斯小弟~」

「啥?」塞拉斯露出想一口啃掉對方的猙獰表情,艾斯比則樂不可支的微笑著。

「別鬧了,開始吧……」

不曉得兩人會吵到何時的艾比斯默默提醒,緊接著三人同時出拳,只一次就定出了勝負。

艾比斯盯著自己手中比出的二,表情有些呆滯。

「這真是最糟糕的組合了。」

「什麼?糟糕?你這個混蛋,我才正想這麼說呢!」

「為什麼我非得跟這個傢伙在一起?」

「少臭美,你以為我很喜歡是不是?」艾斯比和塞拉斯同時出布,兩人互瞪一眼,然後很巧合地同時的撇過頭,開始冷戰。

「他們感情還真好。」就某方面來說,塞拉斯和艾斯比的確默契十足。

「都什麼時候了還在吵架,你們都不會覺得膩嗎?」歐堤爾撫額嘆氣,頭好像越來越痛了。

「毒蕈大人,要不要讓他們重新再……決定一次。」馬修說,這樣根本和抽到鬼牌沒兩樣。

「有什麼關係,他們兩個這樣很有精神啊!況且現在也沒時間讓你們作多餘的事情了,洞口外頭就安心交給我們三個吧!要是沒發現什麼大問題,我們會儘快從後頭趕上。」

毒蕈夫人對馬修說,同時勾勾手指,兩條藤蔓瞬間纏住艾斯比兩人的腳踝,將他們高舉著倒掛過來,不斷搖晃。

對於調教不聽話的野獸,毒蕈夫人還頗有心得的。

「至於王子殿下,這個給你。」

「嗯?」歐堤爾接過一個漲鼓鼓的小袋子,他打開一看,裡面全都是某種不知名植物曬乾的嫩芽,嫩芽頂端有些捲曲,外表呈現焦糖色。

「以你的個性,待會兒一定會沒完沒了的吹奏那個樂器,這些種子只能暫時補充你體內的能量,所以無論如何千萬不能逞強。」

她鄭重提醒,這孩子就是讓人放心不下。

「我知道了,謝謝您。」被發現了。歐堤爾臉上閃過一絲尷尬,不過他還是點點頭,將東西收進衣袋裡。

「有事我會用耳語貝殼和你們聯絡。」

「走吧!」馬修掌上騰出一顆小小的橘色火球,領著兩人穿過睡著的依芮克們,一腳跨入伸手不見五指的山洞中。

 

*****

 

邪氣、屍氣、怨氣和瘴氣,四者交織成一團渾然天成的黑色濃霧,在洞穴的窄道內徘徊縈繞。

歐堤爾吹奏銀色海螺,讓如煙蔓延的黑霧再度飄散開來,現出前方的道路。

 

三人踏著爬滿青苔的地面一路行走,洞穴內部是個以螺旋形狀不斷向下傾斜的大坡道,幾十顆纏滿白絲的硬繭垂掛在石柱上方隨風晃盪,底下則是被吃乾抹淨的其他昆蟲殘骸。

藉由馬修手裡的火焰微光,蜘蛛巢穴內的慘況被清楚地映照出來。和森林七零八落的依芮克屍體相比,這裡的數量更多,情況更慘,東一塊西一塊的屍骸和黏液噴掃得到處都是,讓歐堤爾不禁一陣乾嘔。

「歐堤爾殿下,你不要緊吧?要是累了就稍微休息一下,千萬不要太勉強了。」馬修一把接住重心不穩的歐堤爾,擔心的神情溢於言表。

現在他總算知道,眼前這個孩子是那種把別人的事情看得比自己還重要的類型。不但如此,一旦他知道那件事屬於自己的能力範圍內,說什麼都會拼命完成,現在剛好就是這種狀況。

「這個洞穴這麼大,而且邪氣飄得到處都是,要怎樣才能知道那傢伙的位置呢?」雖然這個洞穴似乎只有一條路,但徘徊不散的邪氣卻像屏障一般,將蟲男的氣息給完全掩蓋住。

「只要沿著地上的屍骸,應該就能找到他了吧?不過前提是,這些屍體必須沒有被其他東西碰過的痕跡,我們的方向才是正確的。」

馬修舉起光團,幾隻半大不小的蜘蛛一看見火光就飛快地逃回暗處,蟄伏在岩石與岩石時的陰影當中。

這裡再次強調,蟲和蟲會互相吞食,進而蛻變成更強大的存在,即使對象是屍體依然。

歐堤爾點點頭,在嘴裡丟了顆植物嫩芽,接著一口咬下。

 

幾場零星的戰鬥自然是避免不了。

不過在橘色炎流和靜藍電流的交織之下,戰鬥往往以異常迅速的節奏終止,讓歐堤爾根本沒有出手機會,也讓疲憊不堪的他有時間稍做休息。

 

拐彎再拐彎,他們又往下走了兩層。

不但眼前邪氣越來越濃,空氣中也逐漸瀰漫著水氣冰涼的感覺。根據以往的冒險經驗,馬修敢打賭,這個洞穴底下絕對是個地底湖,湖水應該也有一定深度,至少是會讓人滅頂的那種。

等歐堤爾用笛聲盡數滌洗眼前的黑霧後,他們才終於看清楚,一片幾乎蓋住整個地面的森白蛛網擋住三人接下來的去路。

細密如絲織品的巨大蛛網底下是整片深不見底的虛無,陰森涼冷的空氣由下而上不斷湧出,而大網中心點有個剛好能讓蜘蛛通過的開口。

毋庸置疑,那裡應該就是通往女王房間的入口了。

 

「看樣子要是不穿過這裡,我們就沒辦法繼續往下走了。」

馬修彎身戳了戳蜘蛛絲便直接踏上去,絲線的表面並不黏,表示這並非狩獵用的蜘蛛絲,而是用來區分子民和女王生活空間用的分隔線。這個大網的底下,應該就是蜘蛛女王的和將軍蜘蛛的活動空間,以及依芮克專屬的產卵室。

歐堤爾和艾比斯則不斷張望四周,他們從來沒見過這麼巨大的的蜘蛛網。

要不是剛好遭逢變故打擊,再加上歐堤爾手中的魔法樂器,一般人根本沒辦法突入戒備森嚴的蜘蛛巢穴,更遑論走到女王蜘蛛的房間外頭了。

「你們現在走到哪了?有沒有遇到什麼大問題?」馬修口袋裡的耳語貝殼傳來毒蕈夫人的聲音,此時森林又下起了雨。

「毒蕈大姐,怎麼是你?塞拉斯他們呢?」馬修問。

「因為剛剛又吵架了,所以稍微被我教訓了一下。」被敵人襲擊途中居然還有時間拌嘴,這兩個小孩根本就是皮癢。

「我們現在的位置應該接近底層了,這裡除了濃到不再濃的邪氣以外,應該沒什麼大問題。」

馬修回答,順便放出兩顆長翅膀的小火球,沿著白色巨網不斷旋繞探索著。雖然自己沒什麼問題,不過魔力處在透支邊緣的歐堤爾臉色倒是很難看。

「底層嗎?」貝殼另一端傳來毒蕈夫人思索的聲音。

飛舞中的小火球撞上一團毛茸茸的黃褐色物體,緊接著便熄滅了。

黑暗中,八枚紅色的圓形光暈一顆一顆亮了起來。他們此時才看清楚,一隻巨大的黃色長腳蜘蛛正盤據在巨大蛛網的另外一端,旁邊堆放著好幾個顆硬繭。

「黃色蜘蛛真的是超罕見的稀有種嗎?」歐堤爾傻眼。

「這隻夠稀有了。」艾比斯淡淡說道,緩緩抽出雙刀,擺開戰鬥姿勢。

「我想牠應該是類似巢穴總管或是侍衛長的存在,我們沿路看見的巨大蛛絲,還有現在踩的網子,說不定都是牠編織出來的作品。」馬修猜測。

「笛子?」

「我剛剛已經試過了,可是笛聲根本一點效果也沒有……」歐堤爾雖然淨化了邪氣,但侵入守護地盤的三人卻讓醒轉過來大黃蛛怒上眉梢,不但嘴裡還發出“喀拉喀拉”的恐怖聲響,還朝歐堤爾他們的方向緩緩爬了過來。

同一時間,絲網四周的白繭統統爆開,六隻一般體型的黃色蜘蛛往歐堤爾三人的方向匯集過去,轉眼又形成了包圍狀態,讓他們進退不得。

「什麼?我還以為繭裡裝的全是食物呢!」

「又要開打了?」艾比斯皺眉,一刀劃開某隻撲來的依芮克腹部,馬修同時一彈指尖,將噴來的蛛網全部燒毀,化作橘色火屑不斷下墜。

反擊動作雖然既流暢又帥氣,落下的火塵卻不客氣地將三人腳下的蛛網直接點燃,整片白色蜘蛛網瞬間熊熊起火燃燒。

「馬、馬修大哥!起火了,起火了啦!」平常著火並不打緊,但要是火燄會讓自己腳下的地板崩塌,那又得另當別論了。

「唉呀!我忘了蜘蛛網是易燃材質,啊哈哈哈哈………」馬修搔著頭,蜘蛛網與山壁的黏接處開始傳來脆弱的崩裂聲。

「不要傻笑啦!我們快掉下去了耶!」

「快往回跑。」

但是才移動幾步,巨大的黃色蜘蛛卻一躍跳到他們的正前方,想將他們一步步往著火的蛛網逼回去,又有幾隻黃色蜘蛛衝破白繭,往他們的方向爬了過來。

「這些傢伙還真煩……」

「現在我們只有兩種選擇,第一是努力幹掉牠們,然後硬闖回去。第二則是直接往下跳,反正等下說不定也要往下找路。看這個傢伙的體型,應該沒辦法鑽進自己留下的洞穴吧?」

馬修掌中照明用的小火焰球瞬間放大十倍,一邊騰轉燃燒,一邊散出炙人的光線和熱度,成功威嚇住了黃色巨蛛。

「幹掉牠們?可是……」歐堤爾猶豫不決。

「不想殺,打昏也行。」靜藍電流劈哩啪啦的閃動,讓艾比斯此時的話格外充滿說服力。

「說得也是。」歐堤爾抽出巨劍,將某隻試圖襲擊的黃色依芮克一劍轟飛。

「你們幾個撐著點,我現在就帶這兩個傢伙過去找你們。」聽到戰鬥聲響的毒蕈夫人在耳語貝殼裡焦急地大喊,不過沒人有多餘的時間回答。

 

因為不等三人和蜘蛛群的戰鬥結束,被火燒灼的蜘蛛網就發出嚇人的撕裂聲,帶著上頭的所有東西一口氣往下直直墜落。

 

  雖然在墜落時馬修緊急召喚出了亞龍,但受限於空間大小的亞龍體型不僅小上一號,還得承受三個人外加七隻蜘蛛的重量,最後全部亂七八糟的摔入坑道底部,好在坑道並不太深,未了的戰鬥便在此地直接展開。

  「呵呵,只要地板不是易燃物體,我就能好好發揮了。」對於方才的小小失誤,馬修依然相當介意,一記衝拳猛突就炸翻一隻噗咬過來依芮克。

艾比斯則以俐落的高速度不斷繞道依芮克後方,三枚纏上靜電的匕首在半空中詭異得轉了一大圈,接著一口氣釘穿三隻蜘蛛的腦袋,最後只剩下和歐堤爾對峙黃色巨蛛。

「嘎嘰!」歐堤爾一劍砍偏大蜘蛛的牙鄂,鋼鐵般的森利蟲齒在地上轟開一個大洞同時,巨大的尾端燃起了熊熊大火,成功轉移巨蛛的注意力。

  「馬修大哥!?」

  「不好意思,我『又』打偏了。」與微笑道歉的語氣相反,馬修手上再次凝出兩顆炙熱的炎王玉,同時朝黃色巨蛛扔來。

  「咦!」歐堤爾錯愕,眼看兩顆火球離自己越來越近,艾比斯卻突然從後方將他一把扛起,高速瞬動到安全的地方。

  「休息,或淨化邪氣。」

簡潔有力地說完,艾比斯又一個箭步衝回戰圈當中,抽出雙刀跳上大蜘蛛的背,靜藍色的電流狂閃,電得大蜘蛛不斷慘嚎。

「唉~」歐堤爾雖然覺得自己現在很像某種淨化邪氣的專用裝置,但是輸人不輸陣,暖和的綠色微光再次從他上飄散出來,將底部的邪穢之氣慢慢消除。

 

*****

 

  激戰之後,黃色大蜘蛛口吐白沫的昏厥過去,身上滿是坑坑巴巴的燒痕和電痕。

 

  馬修的推測並沒有錯,蜘蛛洞穴的最下方果然有個巨大的地底湖,藉由湖水底部生長的白色光苔,歐堤爾看見無以數記的蜘蛛卵在水底不斷冒著泡泡,有生命般的一吸一吐,好幾隻剛出生的小蜘蛛也在湖水當中恣意徜徉,身體顏色還是果凍般的半透明。

  這裡便是依芮克的孵化室,而女王的房間就在水滴狀地底湖的頂端,同時也是現在唯一瀰漫濃厚邪氣的區域。

「蟲男和女王待在相同的區域裡,要是讓他控制女王攻擊我們,那我們就慘了。」歐堤爾說。

  「這個你倒是可以放心,歐堤爾殿下,如果我的推測無誤,在我身上,應該有能和他交涉的籌碼才對。」

  「是怎樣的籌碼?物品嗎?」

  「不愧是歐堤爾殿下,一猜就中,我想這就是他一直在尋找的東西。」馬修摸索衣袋,拿出那枚刻著迪利斯文字的戒指。

  「馬修大哥怎麼知道他在找什麼?」

  「會讓他瘋狂成這樣,一定是什麼具有紀念價值的東西,好比說刻上名字的舊戒指之類。」雖然信誓旦旦,不過他倚靠的純粹只是直覺而已。

  「要是猜錯?」艾比斯連疑問句也相當洗練。

  「那就直接把他抓起來。」

  「馬修大哥……其實你根本就是亂猜的吧?別再傻笑了!」

  「咦?啊哈哈哈哈……」

 

  不過走到洞穴前頭,特別刺鼻的血腥臭味卻讓三人皺緊了眉間。

 

  倒在綠色血泊中的是一隻體積龐大的紅色蜘蛛,牠的尾部比一般蜘蛛還要大上好幾倍,破裂的腔腸裡還有好幾顆半透明的卵,不過全都已經失去光澤,再也沒有出生的機會了。

  牠死前必定做出最劇烈的反抗,屍體四處都可以看見明顯的打鬥痕跡。

  紅色蜘蛛的屍身到處都是咬痕,但八隻腳連結的正中心才是他真正的致命之處。上頭不但充滿被腐蝕液融化的痕跡,應該是心臟部位也被活生生挖了出來,露出殘缺斷裂的神經節和血管。

  「馬修大哥,難道這個就是……」

  「那個該死的混蛋,居然把蜘蛛女王給吃了。」馬修難得爆出粗口,灼熱的殺氣瞬間從體內蒸騰湧出,將四周空氣必必剝剝的加熱燃燒。

  「只是沒有想到,女王蜘蛛的毒液,會用這種方法取得。」歐堤爾雖然有些難過,卻沒有忘記解藥的事情,他將特製玻璃罐壓住女王的毒牙,小心翼翼裝滿整瓶黑色毒液。

  「既然女王蜘蛛已經死了,那最壞的可能就是,那個傢伙已經得到蜘蛛女王的力量了。」

  被邪氣籠罩的石窟內部,是靜謐到讓人屏息的氛圍。

馬修咬牙,讓手中翩翩起舞的炎蝶照亮石窟內部。歐堤爾同時吹奏樂器,這或許是他在這趟冒險中,進行的最後一次演奏了。

  「那、那個是!」

順著火蝶漾出的微光,躲在洞口縫隙的歐堤爾忍不住驚呼,馬修和艾比斯則同時表情一凜。

  目光盡處,一隻體型龐然的紅色巨獸蟄伏在洞穴當中,雖然下半身是八隻腳的蜘蛛樣貌,上半身卻依稀可以看出曾經是人類的外型,不過人臉的部份已經變成一片甲殼,上頭鑲著十幾隻鑽石般亮閃閃的蟲眼。

  四片巨大的蟲翼在背後伸展蔓延,薄薄的翅翼爬滿血脈,赤紅與藍色相互交織,宛如妖異複雜的異國圖騰。

 

  「我們又見面了,操蟲者。」

  馬修跨出一步,一顆碩大的炎王玉直接砸上怪物的臉部,但牠不但沒有動搖,反而轉頭看著馬修,目光中沒有瘋狂,沒有躁動,只剩下無機質的森冷,和食慾本能。

  他究竟是誰?是不是有見過面?為什麼要攻擊我?

  巨蟲挾動口鉗似是思考著,但隨即便殺氣爆竄地大聲爆吼,讓整座地底湖也跟著動盪不已。

  「嗚!」

  「小心點,他已經完全失去理智了。」馬修大吼。

  歐堤爾和艾比斯雖然掩住耳朵,但在超音波的摧折下,他們仍是暈眩的一陣乾嘔,差點站不住腳。

 

  「嘎吼吼吼!」巨大魔獸朝馬修怒吼著衝了過去,鐮狀前腳往下憤怒揮斬,腦子裡只剩下唯一一個念頭。

 

  擅自闖入巢穴者。

  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