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寫作是灌注靈魂的甜蜜過程,
繪畫是凝凍時空的優雅魔法,
烹飪是熬煮日常的生命火焰,
咖啡是泉源靈感的賢者之石。

以自創作品、日常雜談和時事牢騷為主。
  • 565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十七)異蟲之刻.調查

寂寞地望向窗外倒洩而下的大雨,空蕩蕩的石菇屋只剩有塞拉斯一個人。

 

傷勢較輕的歐堤爾在修養後自動自發加入村中的巡防工作,每天和馬修一起早出晚歸,防止任何有可能出現的突發狀況,主要是針對那個操縱昆蟲的人類男性。

  體虛未復的艾斯比則在毒蕈夫人的小屋接受治療,除了每天得進行八到十小時的長時間冥想,還要喝下黏呼呼,味道根本就是淤泥史萊姆的超濃魔力藥水,用來加快恢復速度。

  身為雙胞胎哥哥的艾比斯則完全接手照顧病患的工作,不難窺見他對這項工作樂此不疲,心情似乎不錯的他,偶爾會在一貫沉默的臉上漾開難以察覺的笑意。

  或許是有光明正大惡整艾斯比的機會吧?塞拉斯想。

  不過在艾比斯的悉心照顧,以及毒蕈大姐用無數蜘蛛毒囊煉製而成的超強解毒藥水相互配合下,那名人類少女總算已經慢慢退燒,讓大家都鬆了口氣。

  而待在新房間的塞拉斯也沒閒著,利用從灰熊大叔那裡學到的手工技術,利用石菇內部的廢材料打造簡易的床和桌椅,讓回到新家的歐堤爾他們至少不用睡在睡袋裡。

  桌上彎曲的鐵條已經在塞拉斯的敲鎚之下逐漸彎回正確的角度,那是毒蕈夫人愛用的合金攪拌棒,偶爾還可以當成魔杖使用。

  準確的箭術加上工匠巧手,讓毒蕈夫人對這個年僅十二歲的孩子,印象大為改觀。

 

  而在毒蕈夫人蘑菇屋的客房裡,艾比斯坐在芙蕾雅床邊,仔細地替她換下額頭上的毛巾。

  掌心逐漸散去的熱度讓艾比斯放心地的鬆了口氣,看到她在呻吟還以為是又燒起來了,幸虧只是單純的夢靨而已。

  雖然自己曾經和歐堤爾說過「世界樹的庇佑只會給予精靈,而我們只能盡力幫助」這一類聽起來很帥氣的話,不過在這幾天的照顧之後,他卻開始盼望眼前沉睡中的少女可以甦醒過來,而他卻無法理解自己期待的究竟是什麼。

  是想見證人類的生命力一如精靈般堅強?或者是在照顧同時衍生而出的成就感?又或者兩者皆非,只是他純粹的好奇心而已?

  艾比斯凝視少女的睡臉不斷思考,他不知道這種心情能不能被稱為關心,畢竟他對喜怒哀樂的各種情緒,向來都很淡薄。

  或許問題的答案從一開始就不存在,不過艾比斯還是期盼著,等待醒來的少女能讓自己真正明白答案的內容。

 

一眨眼,三天很快就過去了。

雖然在這期間完成了很多事情,卻只有樹人傳染病的解藥依然沒有下落,讓任務的完成進度大大延後不少。

 

  三天內,不但依芮克群沒有發動攻擊,就連那個神秘的昆蟲男也沒有如預期般進行偷襲動作,正好印證他只能憑藉那把笛子操縱昆蟲的推測。

根據馬修的推論,身受重傷的昆蟲男很有可能已經逃走,或是在充滿巨蟲的西方森林已經遭遇不測,不過一切還需要證據佐證才行。

不過馬修的臆測也讓神經一直維持在高度警戒狀態的村民稍微鬆了口氣,趁著雨後天晴,趕緊把重心轉回村莊重建的工作上,此時圓菇村正是百廢待興的狀態。

即使如此,馬修依然覺得不太放心,早早就帶著歐堤爾和嚷著要出去透氣的塞拉斯前往蟲繭森林,希望可以調查到一些有用的線索。

就算沒有發現蟲男的蹤跡,如果他們運氣好,說不定還可以找到交配期新生未築巢的女王蜘蛛,順利帶回解藥的配方。

歐堤爾和塞拉斯緊緊抱住有些光滑的龍鱗,在連連驚呼聲中望著底下越縮越小的圓菇村,抱著既恐懼又興奮的心情乘風飛翔,最後終於抵達蟲繭森林的更北方。

 

*****

 

「這個地方,也是蟲繭森林的範圍嗎?」歐堤爾望著四周霜紫交接的針葉巨木,和水氣飽滿氣候溫暖的圓菇村相比,氣溫明顯驟降不少,到處都可以看見半透明的白色冰渣。

「哇!歐堤爾,是冰柱耶!是冰柱耶!」寒氣襲身讓塞拉斯不由自主地輕快起來,在薄雪覆蓋的落葉林裡開心的奔跑著,大口大口不斷吸收著凍氣。

「你們應該知道吧?蟲繭森林、紫色森林還有蘑菇森林三個區域,並稱為沃爾德的西方森林,蟲繭森林可是很大的。只要從這裡再往前走三四天,就會進入北方森林的範圍了。天哪!你們真的不知道嗎?」

馬修解釋到,不過歐堤爾和塞拉斯卻是一臉疑惑的搖頭。

「馬修大哥是探險家,對你來說也許是常識吧?可是我跟塞拉斯除了優藍諾斯以外哪都沒去過,這樣應該也很正常吧?」

「就是說。」塞拉斯忙不迭的附和著。

鐵人教頭特別討厭字多詞藻冗長內容繁瑣的東西,因此在實力強悍的這一點,獨獨闕漏了「知識豐富」這個項目,斯巴達式的菜單當然也不會為他特別增加唸書這一項。

「不過馬修大哥,為什麼我們要特地跑到這麼遠的地方來呢?」

「這你就得問曼達了,畢竟是他追著蟲男的氣味飛過來的,是吧?曼達。」馬修拍拍了鼓起的肩頭,小小的紅蜥蜴正蜷縮在他衣服底下取暖。

歐堤爾點點頭,他還記得當馬修拿蟲男的手臂給幼亞龍聞的時候,牠竟然兩眼一翻,露出差點就要吐出來的厭惡表情,讓他印象相當深刻。

「如果那個蟲男還活著,的確很有可能躲到這裡來了。」考慮到蟲男還身負重傷,這裡距他上次打敗蟲男的地點,大約要步行兩到三天左右。

「雖然已經追蹤到這裡,剩下的只靠我們真的可以找到嗎?」歐堤爾問。

冷颼颼的氣溫讓曼達根本不願意露面,更遑論要他在雪地裡匍匐前進,追索那個差點害他吐出來的氣味。

「呵呵,就算不靠曼達,我的鼻子應該也算滿靈的。現在唯一要小心的就只有大型生物,畢竟越北方的生物越大,而在西方和北方交界的地帶,會出現的便是……」

「超大的昆蟲啊啊啊!!!」塞拉斯和歐堤爾異口同聲尖叫著。

就在不遠處,巨蟲擺動著無以數計的黃色長足,兩根如鞭長鬚在寒氣中冉冉飄動著,顏色鮮紅的頭顱宛如戰士兜甲,黑色硬殼佈滿植物,就像一座會移動的森林般,讓三人腳下的大地劇烈震顫著。

「嗯?」拔山倒樹的聲音讓馬修一愣,下一步就是抓著兩人往後飛越,迴避到安全的地方看著森林龍在眼前緩緩爬過,巨大蟲腳還差點輾過歐堤爾。

「事實上那個並不是昆蟲,而是西方森林體積最大的魔獸。他還有個非常好聽的稱呼,叫做森林之龍,這你們應該有聽說過吧?」

望著森林龍漸行漸遠的身影,馬修的語氣充滿了無上敬意,森林之龍背上的森林傳說中滿佈顏色鮮艷的動植物,是座連空氣也帶有毒性的劇毒森林。

「我還以為會被當成食物吃掉呢!結果他好像沒有要攻擊我們。」塞拉斯慶幸著。

「那是因為在他眼中,我們根本連塞牙縫的資格也沒有。」馬修笑著回答,能親眼看見森林之王遷徙的壯觀場面,讓他覺得自己這趟並沒有白來。

不過不是森林之王的巨蟲就很難說了,在森林龍爬過沒多久,某隻卡車大小的戰甲蟲便從泥土裡突然鑽了出來,朝歐堤爾三人兇惡的咆吼著,體積大概有橘色蜘蛛的兩倍大。

「這種戰甲蟲是森林龍喜歡吃的點心之一,因為厚厚的甲殼咬起來很有嚼勁,這傢伙八成是等危機過去才敢爬出來覓食,然後剛好就遇上我們了。」馬修微笑著為兩人講授實地考察的野外魔物學。

「聽起來好弱,看過森林之王以後,突然覺得這種傢伙根本不算什麼……」塞拉斯抽出弓箭。

「這就是所謂的對比嗎?算了,不是蜘蛛就好。」歐堤爾也架起了重劍。

望著兩人熱血的朝大甲蟲直衝過去,馬修在他們面前依然很低調的選擇不出手,因此只是輕輕躍上樹枝,挑了個最好的觀賞角度坐下來看戲。

「什麼!怎麼這麼硬?」巨劍被甲蟲的厚殼直接彈開,歐堤爾在地上滑了幾下好不容易才站穩腳步,沒想到廢柴大甲蟲的表皮竟然這麼硬,原來馬修說的很有嚼勁是這個意思嗎?

「歐堤爾,防守,防守啦!」冰箭瞄準甲蟲頭頂和角一樣的眼睛,明明是最脆弱的部位,卻很乾脆的把箭矢彈開,掉在地上的箭矢被甲蟲輾斷成好幾截。

開始反攻的甲蟲甩動頭部,兜角撞上巨劍發出沈重的金屬聲,但歐堤爾卻一步也沒退,開始和甲蟲比起力氣。

「可惡!要是這時後有艾斯比在就好了。」

眼見夥伴被巨角掀飛,塞拉斯低聲咒罵,連連射出的箭矢被板甲般的厚殼直接彈開,卻有一箭不偏不倚,直接沒入甲蟲盔甲的縫隙間,讓甲蟲厲聲悲鳴了起來。

「原來如此,弱點在那裡。沉鋒~重劍!」歐堤爾跳上甲蟲頭頂,舉氣裹上鬥氣的劍鋒往下一砸,頓時讓打甲蟲天旋地轉的趴了下來,兜甲沿著節理往外掀開。

  「哦~」塞拉斯吹口哨,又趁機補上兩箭,每一箭都朝掀開的甲殼下方射擊,讓鋒利的冰簇由內而外不斷綻放出來。

  「知道我們的厲害了吧?」歐堤爾和塞拉斯擊掌,頗有默契的兩人在抓到弱點之後,轉瞬就解決了難纏的戰甲蟲。

「想不到你們進步這麼多,不過這種程度的魔物在附近比比皆是,所以我們接下來的行動更要小心,說不定已經有其他魔物在注意我們了。」

馬修從樹上跳下,對他們兩人方才的戰鬥表示讚許。

「那有什麼問題?對不對,歐堤爾。」

「是阿!」歐堤爾微笑著,卻隨即變了臉色。

慘遭痛打的戰甲蟲似乎沒有昏過去,身體輕輕顫抖了幾下,直接朝眼前不到兩公尺的馬修奮力撲咬過去。

「馬修大哥!」

「炎爆!」

轟隆一聲,撞上正拳的大甲蟲整個頭部直接起火燃燒,金屬兜甲被爆炸整個掀開,讓歐堤爾和塞拉斯張大嘴巴,久久說不出話來。

雖然是下意識出招,不過馬修才剛放完,馬上就後悔了,在心裡大叫糟糕。

「太,真是太厲害了!馬修大哥!你那招可以教我嗎?」難掩興奮的塞拉斯眼裡閃著晶亮晶亮的光芒,用崇拜的眼神看著馬修。

「看起來真的很厲害呢!」其實歐堤爾也很想學,重劍的威力一定會因此提昇的。

「可是塞拉斯你是用的冰,而我這招是用火耶!」馬修苦笑。

「那也可以改良變成冰爆什麼的,或許還滿強的喔?」

「嗯~搞不好行得通喔!」歐堤爾認真思考著。

「好了好了,有時間我再教你們吧!總之現在時間寶貴,要是讓敵人跑掉該怎麼辦?」馬修漾起微笑催促著,追蹤空氣裡的細微邪氣,帶領兩人往森林暗處慢慢走過去。

 

*****

 

沿路又砍倒一隻大螳螂和體形狀碩的黑色天牛,歐堤爾他們走著走著,最後來到森林裡幾乎看不見光線的陰暗處,同時也是森林裡邪氣最為濃厚的地方。

「什麼味道這麼臭?」塞拉斯掩鼻,越發濃烈的邪氣源頭是個藍紫色的巨大硬繭,四周還佈滿各式各樣被吸成乾屍的昆蟲屍體。

此時歐堤爾終於知道幼亞龍會露出厭惡表情的原因了,換成他,他也會吐出來。

「馬修大哥,你可以看出這是什麼昆蟲的繭嗎?」歐堤爾有些不安,濃烈的黑色邪氣幾乎用肉眼就可以看見了。

「我不知道。」難得說出否定答案的馬修皺起眉頭仔細觀察,眼前和他等高的異物與其說是繭,其實更像某種生物褪下來的殼,好比蟬一類的生物。

如果那個操縱昆蟲的男人是幼蟲,那褪殼以後的他究竟會變成什麼奇怪的模樣,還有他到底是用什麼方法讓自己變成成蟲的,馬修心底連續浮現出好幾個問號。

「馬修大哥,你看這裡。」塞拉斯舉起火把,火光映照著地上破裂的玻璃器皿。連日大雨似乎沒有影響到幾乎被樹木遮蓋成洞穴的深林,器皿內部還殘存著一些氣味混濁的藥水,顏色是詭異的金屬藍。

「馬修大哥,要不要拿回去問毒蕈大姐,她說不定會知道那是什麼。」

「順便也帶一些蟲殼回去?」塞拉斯對材質不明的硬殼比較好奇。

馬修正想說話,森林的另一個角落卻傳來既模糊不輕又高亢尖銳的人類語調,就像有人正一邊吃水煮蛋,一邊引吭高歌的奇怪聲音。

「哼,回去?,別傻了,既然你們闖入了我的愛巢,那麼就統統別想活著走出去!」

那個聲音說完,緊接著就是一陣幾乎要刮破耳膜的銳利蟲鳴,讓歐堤爾跟塞拉斯緊緊掩住耳朵,頭痛欲裂。

「別裝神弄鬼,馬上給我出來。」馬修冷聲喝道,他一擺手,一團炙熱的火圈立刻在深林的黑暗處熊熊燃燒起來。

「火焰?是你!嘿嘿嘿嘿,這筆帳我還沒有跟你算清楚呢!」口齒不輕的邪笑幾聲,一團模糊的人影從火焰直接越到樹上,展開的蟲翼發出一聲聲惱人的尖銳音波。

半人半蟲的醜頭顱幾乎讓所有頭髮都掉光了,嚴重隆起的背脊上粘著兩片蟲翼,一隻手雖然還是人類的手,另一隻卻已經變成覆上硬殼的昆蟲前足,皮膚是不藍不綠的暗沉,看起來既畸型又噁心。

「他就是……馬修大哥說得操蟲人?」歐堤爾覺得胃裡一陣翻攪。

「不,我第一次遇到他的時候還是個人類,他不是你們兩可以應付的對手。」

馬修的聲音難得如此森寒,他厲聲問道:「難道你為了自己的慾望,還是那個不明所以的復仇,甘願把自己弄成這個樣子嗎?」

「你又不是我,你懂什麼?」男人嘿嘿冷笑,笑聲中夾雜著昆蟲的鳴叫聲。

「現在的我已經得到力量了,只要在多吃幾隻蟲,我就能真正蛻變成蟲人。不過即使是現在這個樣子,我也能做到很多事情喔!」

震耳欲聾的尖銳蟲音再起,緊接著就是一陣劇烈振動,兩隻巨大的戰甲蟲從泥土裡鑽了出來,角狀紅眼放出兇惡的寒光。

「我還得再多補充一點力量呢!你們就先和他們兩個慢慢玩,我不奉陪了。」戰甲蟲本來就是肉食性的昆蟲,現在直接把食物丟在他們眼前,就算不用操縱,他們也會憑著本能把對手啃蝕的乾乾淨淨。

「塞拉斯,把弓借我。」

「咦?」與其說是借,其實根本就是搶的,一把奪過弓箭的馬修拉開弓弦,對準男人和大甲蟲的方向。

「你該不會是氣傻了吧?你連箭都沒搭上呢!」眼見大甲蟲越靠越近,男人奚落到連眼淚都流出來了,他正想飛走,卻突然感覺到腳下一股難以言喻的高溫正在蔓延。

「氣傻了?請問你在說什麼笑話?」橘紅色光球在弓弦前端不斷聚集,馬修手一鬆,緊接著爆散成百來支火箭朝前方僅有的三個目標散射。

「什麼!」男人大驚,不流暢的閃躲中一隻翅膀被火焰燒穿,讓他只能冒著黑煙,再次跌跌撞撞的逃走。

不過身體被金屬外殼緊緊包覆的戰甲蟲則不同,雖然也被火焰燒得遍體鱗傷,但接連爆炸的高溫火焰只是更加激怒他們,兩隻巨大的戰甲蟲排成一列,朝馬修飛快地爬過來,嘴裡發出憤怒的嘶吼聲。

「造成的傷害還不夠嗎?」馬修皺眉。

「馬修大哥又要用『炎爆』了對吧?」一招解決大甲蟲的氣勢讓塞拉斯印象深刻。

「不,既然主要目標逃走,那接下來這招就算是教學,塞拉斯要看清楚喔!」

無箭揚弓,蓄滿魔力和鬥氣的能量團在弓弦上凝成一把橘紅色的箭矢。不過那不是火焰,而是溫度更勝烈火的橘色熔岩。

「神弩!」

馬修沉聲一喝,弩炮般的箭矢將第一隻甲蟲直接燒穿,然後從洞口破裂處整個起火燃燒。

第二隻甲蟲則吃痛的鳴叫一聲,在被烈風撞翻好幾圈後迅速扒開腳下的土壤,奮力逃命去了。

「你們絕對要答應我,千萬別讓艾斯比他們知道,否則我會很困擾的。」

馬修將食指貼在嘴唇上,要他們保守秘密。畢竟兩個就已經夠煩了,要是一口氣增加到四個,絕對會煩的不得了。

「那馬修大哥,你可以教我們『炎爆』嗎?」歐堤爾對一拳三百磅的力量型招式比較感興趣。

「還有『火焰箭』跟『神弩』,那兩招實在太帥了啦!」塞拉斯眼裡閃著精光。

「少得寸進尺了,一個人只限一招。」他們兩個在經過剛剛的危險之後,竟然還記得要敲詐他,讓馬修只能笑著搖搖頭。

「現在我們只能先把藥水和繭殼帶回去給毒蕈大人分析。至於追蹤那個傢伙的下落,還是其他事情,暫時等之後再說吧!」

「收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