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寫作是灌注靈魂的甜蜜過程,
繪畫是凝凍時空的優雅魔法,
烹飪是熬煮日常的生命火焰,
咖啡是泉源靈感的賢者之石。

以自創作品、日常雜談和時事牢騷為主。
  • 565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外篇.插入曲 戰爭與花名

「魔彈,裝填。」淺綠頭髮的女精靈拉開弓,弓弦上並沒有箭矢,不過一顆斗大的銀白魔力正在聚集累積,她離目標足足有百來公尺遠。

「哼!想要硬闖?別傻了,這可是特別用來對抗大型魔物製造的魔法鋼盾,才沒那麼容易讓你通過呢!」

精靈士兵凝眉舉盾,卻沒發現身邊突然飄落了一抹霞紅。

「嗨!」嬌豔欲滴的甜美聲音,緊接在後的便是劍花齊放,讓他在還不及看清眼前的紛亂之前,就已經無力的倒落下去。

巨大的石人鞏固著最後方的要塞,而巨人的腳邊則是軍醫龍舌蘭,以一騎當千的氣魄鎮守著主帥營入口。

而在靠近陰影處,無聲無息的刀刃往來人背後一抹,難以察覺的殺機已經接連著解決掉好幾個不明昏死過去的士兵。

「砲擊。」蓄積的光球猛然射出,擺來支尾端發光點的箭矢,直接在第二軍團的石製碉堡上開了一個大洞。

男人肩上扛著長柄大刀,一步一步從坍塌中的石壁走出。

「不用留在陣地裡固守旗幟嗎?說不定你在這裡的時候,我的手下已經衝進去了。」第二軍團長沉穩立身,內心卻是說不出的緊張和興奮。

「這點到是不用你操心,痛快的戰鬥就是了。」

「你還是跟以前一樣,對勝利的執著這麼強烈呀!」斗大的汗珠從他的額上滑落下來。

來的雖然只有一個人,扛在肩上的雖然只有一把刀,但每個邁出的步伐都讓現場的殺氣更濃烈了一分,這種霸氣十足的威壓感可能會讓一個普通士兵在他面前瞬間就暈過去了吧?

模擬戰爭勝利的方法當然也不是將對方趕盡殺絕,而是得設法穿過重重重兵的守護,搶到由對方負責守護的旗幟,是場必須擅用戰術與環境的戰鬥。

然而在這個男人的面前,所有的規則卻通通都不是束縛,他只是想要戰鬥,在戰鬥中尋求著真正值回票價的戰鬥。

 

來的人還會有誰?當然就是近衛軍團的總大將,鐵人教頭,伊倫騎士長。

 

第二軍團長吐吶著,一提氣,腳下散出了魔法與鬥氣並存的疊疊凍氣。

「外面似乎已經鬧得很亂了呢!」他說,往前跨出一步,冰痕爆裂。

「那我們也該開始了?」鐵人教頭探問著,重刀一揮,兩柄輝耀不同光芒的兵器瞬間炸出一片霧濛濛的灰塵。

「我們需要去支援嘛?」弓箭手落地,旁邊的人被陰影掩住大半個面孔,只能透過反光,窺見她被緊身衣包裹,凹凸有緻的身材。

「團長他會生氣吧?」後者搖搖頭,只能在戰圈外聽著相互交鳴的金屬聲,在森林中不斷沈重的迴盪開來。

 

*****

 

「呼~累死人了,真想好好洗個熱水澡,然後放鬆一下。」一名女騎士伸著懶腰說道。

 

第二軍團與近衛騎士團整整持續三天的戰鬥,最後終於在主將硬闖敵方大本營的狀況下,模擬戰爭或得勝利。這已經是近衛騎士團的第二勝了。

第二軍團擅長以防守和圍捕為主的戰鬥,也擅長與大體型的敵人作戰,在森林間廣佈哨塔和陷阱,以及團隊合作的默契,大大增加了攻掠的困難度。

而敗者徹,勝者留,獲勝的兩百名近衛騎士正在營地裡休息,準備迎接下一場戰鬥。

 

「下一次的作戰,要對付的是第四軍團吧?」報告書在指間都已經皺了起來,鐵人教頭的兩手都在顫抖。

不過顫抖的主因並不是因為第四軍團很強,而是字很多的報告書讓他覺得相當煩躁而已。

「雖然有優秀的斥侯和偵查部隊,不過第四軍團充其量就是一群喜歡用弓箭偷襲的小家子氣軍團。就我的看法,第二軍團可能還比較難對付呢!」

與鐵人教頭一起坐在主帥營帳的是軍醫龍舌蘭,不過除了她,還有三個特色各異的女性也坐在一旁,天生麗質的她們就算要用大美女來形容絕不為過。

雖然身為軍醫,不過此時的龍舌蘭是以戰鬥員的身份參戰,身為生命祭司的她用的並不是魔杖,而是一柄殺氣騰騰的木刀,幾個等身大的石人正在營帳外頭戒備著。

「唉~那幾個孩子已經離開好一陣子了耶!隊長為什麼不讓他們參加模擬戰爭呢?」

一身鮮紅豔麗的成熟女性修飾著指甲上的蔻丹,交叉曲起的腿上穿著馬靴,披散流洩的長髮與指甲等同豔紅,全身上下還散發著一股淡淡的玫瑰香氣。

她的名字就叫做玫瑰,是近衛騎士團的戰鬥隊長,人美如花,劍豔如花,美麗的戰鬥隊長甚至還有個「劍中之花」的美稱。

兩柄雕飾華麗的長劍就放在她伸手可及之處,讓敵人連半秒的空檔都得不到。

「怕自己心愛的學生受傷吧?而且,不只是那四個孩子,別忘了還有馬修先生。少了他,光靠我們幾個女流之輩,模擬戰爭其實還挺辛苦的。」

坐在另一側的女子是與玫瑰截然不同的淡綠色,中性的裝束和眼鏡裝扮,讓人感覺到一種知性的氣息。

她的名字是薄荷,近衛騎士團的戰略指揮官,同時也是個優秀的狙擊手,最近才從魔法學院上完課,回到騎士團進行支援。

「馬修大哥就算了,為什麼連艾斯比都被派出去了呢?害人家這幾天好寂寞啊啊啊!!!」

沒有愛徒可以捉弄的新任副隊長欲求不滿的大喊,她的年紀看起來只有二十歲出頭,金髮褐膚,馬尾束攏,這名陽光美少女是在場的四名女性中年紀最小的。

長於暗殺和蒐集情報的她名叫罌粟,伏貼在身上的黑色緊身衣,突顯出她玲瓏有緻,卻鍛鍊精實的身體曲線。

「這也沒辦法,誰叫他們有重要的任務要做呢?」玫瑰望著罌粟,連稍一微笑都是讓女性為之臉紅的嫵媚。

「況且要是小艾哥哥真的上戰場,你有辦法心平氣和的作戰嗎?」

「唔……」

罌粟鼓著臉無法反駁,光是想到可以和艾比斯待在同一個戰場,她就興奮到不能自己。不過那種感覺並不是愛情,而是種想對可愛的寵物上下其手,加以玩弄的微妙心情。

事實上每次見到艾比斯,他就會將可愛的徒弟一把緊緊抱住,然後用臉頰磨蹭他軟綿綿的金色頭髮。

「明明長得差不多,為什麼你偏偏喜歡哥哥,艾斯比那孩子不是也很可愛嗎?像小野貓似的。」

玫瑰吹著手指,指甲油差不多快乾了。

「不一樣!艾比斯就是那副沈默寡言呆呆的樣子所以才很可愛,而那個弟弟根本就是笨蛋,大笨蛋,反正我不喜歡他就是了。」

說起艾斯比,罌粟的態度天插地別,就像在嫌棄隔壁鄰居討人厭的笨狗那樣。

「他沒這麼糟糕吧!不過就是精力旺盛了點。」龍舌蘭笑著望向薄荷。

「要說起好男人,果然還是馬修先生最棒了。對不對?」玫瑰低聲說。

「嗯……」後者直接低下頭,連後頸都熟透了。

畢竟在一般女人的心目中,馬修是個既知書達禮又溫柔體貼,將來絕對會是個優秀丈夫的黃金單身漢。前提是他喜歡旅行的他不亂跑的話。

「就、就未來性而言,王子殿下也不錯啊!總覺得他是性格溫婉的好孩子呢!以後一定會變成不錯的男人。」薄荷紅著臉,轉移眾姊妹的話題。

「王子殿下嗎?就未來性而言,他的確很不錯。」能被玫瑰稱讚的男人少之又少。她喜歡那頭閃閃發光的銀色長髮,改天得探聽一下他是怎麼保養的。

「那塞拉斯呢?」罌粟問,四個裡面只剩下這個沒討論到了。

「拜託,他年紀還太小了吧?」

「古靈精怪,可是就是個孩子嘛!」

「難道罌粟你專門挑年紀小的?那我們就乾脆把塞拉斯讓給你好了!」

眾姊妹一陣奚落。

「哼~雖然他也很可愛啦!不過我喜歡的還是只有艾比斯。」不喜歡姊妹們開的玩笑,罌粟鼓起腮幫子,再次強調著。

「幹麼這麼激動,又沒有人會跟你搶。」

「大家都知道他是你的。」

「就是說嘛!哈哈哈哈……」除了罌粟,另外三個女人齊聲笑了起來。

 

反正女人聊天的內容不外乎就是保養,八卦和男人。

四個女人,四種花名,被稱為近衛騎士團四大名花的精英這下一口氣全到齊了。

 

「唉~雖然少了小鬼頭,不過我倒忘了還有一群女人的存在。」鐵人教頭掩著臉,印象中有個偉人級的古聖先賢好像說過,小鬼頭和女人特別難相處。

交談中的女人你一言我一語,讓鐵人教頭緊緊摀住耳朵,仰天無奈,開始覺得把馬修派出去支援,是個重大的錯誤。

「鐵人教頭也不錯好嗎?」

 

欸?鐵人教頭一驚。哪壺不開提哪壺,四個女人的話題居然轉到自己身上來了。

他已經名草有主了耶!

 

「可是他已經有老婆和小孩了耶!」龍舌蘭提醒。

「有什麼關係,反正我也只是說說而已,鐵人教頭絕~對~不會介意的,對吧?」

    「不行,我絕對不會把老公讓出去的!」玫瑰義正嚴詞的表示。

「……」他無言,好在塞拉斯並不在現場,否則他就算跳進大海裡也洗不清了。

再一次,他覺得把馬修派出去支援,是個天殺錯誤的決定。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