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寫作是灌注靈魂的甜蜜過程,
繪畫是凝凍時空的優雅魔法,
烹飪是熬煮日常的生命火焰,
咖啡是泉源靈感的賢者之石。

以自創作品、日常雜談和時事牢騷為主。
  • 565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十四)異蟲之刻.尋找

  「是說,歐堤爾,你會不會覺得這裡怎麼看都有幽靈出沒啊?」替自己重新噴上驅蟲噴霧的塞拉斯隨口問著,靜謐幽暗的荒林加上迎風飄動的白色蛛網,拿來說鬼故事的氣氛剛剛好。

  「什麼?你說哪裡有幽靈?」正在想事情的歐堤爾根本完全沒聽清楚,倒是旁邊的艾斯比聽到幽靈兩個字卻突然緊張起來,用力扯住親哥哥的衣服。

  「幽幽幽幽幽幽幽靈,這、這種東西我才不相信。爺爺爺爺爺爺爺有告訴過我們,只只只只只只不過是死靈法師召喚出來的把戲而已。」

  雙腿顫抖的艾斯比反應相當激烈,而艾比斯則維持一貫的靜默,任由弟弟緊張兮兮的拉扯。

  「欸?我只不過是說好像有而已,艾斯比你是在緊張什麼啊?」發現異狀的塞拉斯露出惡作劇的表情,嘴角勾著不懷好意的冷笑。

  「什麼好像有?是根本沒有!根本就沒有幽靈!」幾乎快哭出來的艾斯比聲嘶力竭的用力否認。沒想到這個天不怕地不怕的好戰份子,最害怕的東西就是半透明的死靈生物。

  「不信你自己聽嘛!我剛剛真的有聽到什麼奇怪的聲音說……」聞言塞拉斯的的笑臉馬上皺成一團委屈,直指著艾斯比身後的樹林說道。

 

  沙沙、沙沙、沙沙,呼嗚嗚嗚嗚……艾斯比屏氣凝神,森林安靜得只能聽到風撫林葉的響聲。

 

害怕的艾斯比朝後頭瞧了一眼,在紫葉和白網交織的樹叢間,不知道是不是心理因素作祟,她真的看見有什麼半透明的東西飄了過去。

  「咿!!!!!!」不看還好,臉色瞬間鐵青的艾斯比尖叫著死命抱住本來就緊抓不放的親哥哥,兄弟兩在地上滾成一團。

  「幽靈,有幽靈啊啊啊……」顫抖著直指身後,艾斯比還意猶未盡的一直啜泣,一邊哭還一邊漏電,紫色電花在他身邊劈哩啪啦的閃動著。

  「看看你幹得好事,你把他嚇成這樣,我們等下要怎麼行動?」歐堤爾斜睨身旁的友人一眼,後者嘴邊則掛著明目張膽的得逞笑容。

  「我、我只是說好像而已,哪知道他的反應會這麼激烈?」雙手插腰的塞拉斯口氣很無辜。

  「嗚……哥,幽靈……」艾斯比揪住哥哥的衣服斷斷續續的哭泣。

  「好乖,不哭、不哭。」被撲倒的艾比斯只能維持被壓在底下的尷尬姿勢,伸手安撫那個不斷往自己懷裡鑽來的愛哭鬼,滴出來鼻涕和眼淚在胸前的衣服上不斷暈開。

 

  艾比斯嘆氣,也只有在這種時候,這個性格乖張的傢伙才會稍微可愛的一點點。

 

  「等等,好像真的有什麼聲音!」歐堤爾一凜神,背後的雙手劍已然出鞘。

  「是、是幽靈嗎?」艾斯比虛弱的問。

  「不、應該是……蜘蛛。」斜劈劃開噴來的網子,這次來襲的依芮克一共三隻,其中一隻還是體型稍大的橘色巨蛛,正挑臖似地夾動嘴邊的巨鉗。

  「這些臭蜘蛛!什麼時候不挑居然挑這種時候?」塞拉斯有些煩躁的大喊,一個被撲倒,一個正在哭,雙子騎士現在根本沒有戰鬥力,這下真的尷尬了。

  「真敢說,這還不都是你害的,嗎?」蜘蛛瞬間一動,鼓足後腿肌肉爆發力十足的飛躍過來,在歐堤爾的重劍揮灑下噗滋一聲,爽快的斷成兩截。

  豐沛飽滿的鬥氣以歐堤爾為圓心擴散,圈內正是生人勿入的滅卻領域。

  「你們兩個還能打嗎?」歐堤爾每邁前一步,橘色巨蛛就本能地後退一步。即使牠腦袋現在裝滿了食慾,但身體對於強弱的判斷卻還是存在。

 

  可惜昆蟲一向不用腦袋思考,憑藉著體型優勢就想一口咬下。

 

「嗯……我想我應該沒什麼出手的機會了,對不對?」塞拉斯自顧自的說道了,揚弓的手雖然瞄準,卻是動也沒動;另一隻墨綠色的蜘蛛已經半身冰結的倒在一旁,沒入箭矢的醜頭顱被冰柱由內而外貫穿。

  「沉鋒,重劍!」

歐堤爾大喝一聲,隨吼破出的雄渾劍氣將小卡車般壯碩的橘蛛整個掀翻過來,足以裂石解岩的巨力往蜘蛛最脆弱的腹甲一轟,讓牠連掙扎都沒有就直接爆開了。

「雖然蜘蛛洞穴的位置已經找到了,不過既然艾斯比變成這樣,再加上其他原因,我想我們還是先暫時撤退比較好。」

收劍回鞘的歐堤爾思索著,若不是發現蜘蛛本能的保護腹部,那麼和全身被橘紅外殼覆蓋的大蜘蛛戰起來肯定相當吃力,更別提方才最接近巢穴的地方還有一大群。

「你們覺得怎麼樣?」

「也、也好。」塞拉斯和艾比斯都點頭表示同意,不知道為什麼,戰鬥結束後的歐堤爾總是帶著一股說不出來的魄力,讓人不敢違抗。

  這股不怒而威的氣勢難道就是鐵人老爸說的魄力嗎?塞拉斯納悶的想。

 

  在將眼前的蜘蛛毒囊盡數取出之後,他們才離開蟲繭森林,邁步走回圓菇村。

  震驚過度的艾斯比虛弱的掛在哥哥背上,看樣子,他得和毒蕈夫人要帖安神定心的配方才能恢復了。

  步入圓菇村地界的他們卻突然聞到一股難以言喻的惡臭。

  「天哪!」除了艾斯比,塞拉斯和歐三人紛紛掩住鼻子。

 

  臭味難當的圓菇村北邊入口處,舉目所及,幾乎都是殘破不堪的焦黑屍塊。

 

*****

 

  「嗨!你們回來啦?」遠遠瞧見歐堤爾三人走進村中,男人吹出一口帶著薄荷香氣的煙圈,漾起一抹既熟悉又人畜無害的溫和笑容。

  而在他的身旁,一群村民正清運著黃綠色的蜘蛛黏液和焦黑脆化的碎塊,將它們統統埋進一個又深又黑的陷坑當中。

  「是寵物男。」艾比斯的表情明顯抽動了一下。

  「他不是都不走出狼圈的嗎?」塞拉斯的表情活像看到稀有動物。

  「副隊長,你怎麼會在這裡?」歐堤爾難以置信的揉揉眼睛,盤據在男人肩上的赤色小蜥蜴本來還在吐著火燄玩,結果被三人的聲音嚇了一跳,快速鑽入男人衣服底下。

  「呃,因為收到毒蕈大人的信,對你們放心不下的隊長就叫我來支援了。先別說這個,你們可以先拉我一把嗎?本來我想站起來迎接你們,可是我坐太久,腳已經麻掉了。」露出不好意思苦笑的男人,正是近衛騎士團的龍騎士,副隊長,馬修.炎龍。

「雖然我已經聽毒蕈大人說你麼要去蟲繭森林走一趟,可是艾斯比那小子怎麼會看起來這麼狼狽,該不是中毒了吧?」他關心的問,掛在哥哥身上的艾斯比幾乎奄奄一息,眼神呆滯。

「不是,只是因為某人無聊的玩笑話,讓他現在有點經神衰弱而已,說不定等一下就會恢復了。」

歐堤爾白了塞拉斯一眼,後者則是雙手抱頭,不斷地苦笑。

「話說回來,馬修大哥,這些該不會都是你做的吧?還有現在不是正在進行戰爭演習嗎?你怎麼有空過來?」

環顧四周黏糊糊的蜘蛛殘骸,塞拉斯尷尬地抓抓頭,一口氣拋出大把問題,讓話題焦點不要圍繞在自己身上。

「咦?我還以為你們已經知道了呢!副隊長的位置我已經丟給別人了,畢竟我已經離開騎士團太久了,是不是副隊長都無所謂了啦!」

馬修無所謂的笑了笑,接著說:「至於你們看到的這些……我跟毒蕈大人都有一份,畢竟我剛到這裡的時候,依芮克正好在對村子發動攻擊。」

  「不可能!我們才剛從蟲繭森林回來,而且在探查的時候,根本沒看有蜘蛛大量移動的樣子啊?」

 

他們前腳剛走,蜘蛛就來了?有這麼巧的事情嗎?又或者是……歐堤爾越想越覺得不太對勁。

 

  「唉~又錯過了,好想看馬修大哥戰鬥的樣子喔!」不過塞拉斯沒想這麼多,只是有點惋惜的嘆了口氣。

  因為除了騎乘坐騎以外,馬修平常的動作總是笨手笨腳,不是滑倒就是撞到頭,讓人不禁懷疑他是個資深冒險者。

除此之外,馬修對自己的戰鬥方式也一直都很低調,騎士團裡除了少數幾個重要幹部,根本沒人看過馬修實際戰鬥的樣子。

不過看過的人都說他很強,無與倫比的強,以訛傳訛讓歐堤爾和塞拉斯等人的好奇心被徹底勾了起來。

好戰的艾斯比甚至還親上火線襲擊過他,不過馬修還是完全不肯露兩手,很低調的用艾斯比完全看不清楚的手法把他瞬間擊敗。

從現場遺留的痕跡推測,歐堤爾只能猜想馬修可能擅長用火,不過這也有可能是那隻現在正藏在他衣服底下,瑟瑟發抖的幼亞龍幹得好事。

 

「記得毒蕈大人跟我說,你們去蟲繭森林似乎是為了採集女王蜘蛛的毒液吧?詳細狀況能不能多告訴我一些,畢竟我對依芮克也不算陌生,應該能幫上一點忙。」

「豈只是能幫上忙而已?馬修大哥根本就是魔物專家,有你在我們穩贏的啦!」

「穩贏是嗎?」塞拉斯興奮的表情讓馬修綻出微笑。

「因為我覺得蜘蛛們有點不太正常,這就得從我們剛進紫森林的時候說起了。」歐堤爾頓了頓,把他們遇到遭受蜘蛛襲擊的商會,以及依芮克突然入侵村子的事情講給馬修聽,馬修聽完之後也皺起眉頭,陷入漫長的思考中。

「所以說,馬修副……大哥,你的看法如何?」既然已經不是副隊長,歐堤爾便理所當然的改口稱呼了。

「整件事聽起來的確很詭異,因為按照我對依芮克的認識,它們並不是這麼具攻擊性的生物。更何況交配期的大蜘蛛根本連互相打架都來不及了,怎麼還會有時間像山賊一樣結夥搶劫呢?」

 

根據“魔物大詞典”馬修的詳細說明,具有社會性的依芮克除了女王以外還可以再分成三種。

 

第一種是綠色蜘蛛,平日肩負採集和打獵的工作,也是蜘蛛王國的一般子民。

第二種是守備兵,也就是全身覆滿厚重甲殼的橘色蜘蛛,在巢穴遭受破壞時負責戰鬥工作,是三種蜘蛛裡體型最大,攻擊性最強的。

第三種則是手長腳長的紡織蜘蛛,他們通體全黃,會在巢穴和重要通路佈下巨大絲網讓蜘蛛們方便通行,比起一般依芮克吐出的黏網,這種蜘蛛的絲線才是最具價值的紡織材料,可惜數量少之又少。

「至於女王蜘蛛,則是蜘蛛王國裡體型最大,性格也最兇殘的存在,體型大概是橘色蜘蛛的五或六倍大,毒性也是蜘蛛王國中最強的,聽說只要被女王咬一口,很可能就會沒命。」

講解魔物特性的馬修有種讓人如沐春風的錯覺,如果他不是龍騎士,或許可以到正統魔法學派的學院裡去擔任奇獸魔物學的講師,而且肯定每堂爆滿。

「不過照這樣說起來,這個王國這麼大,那些蜘蛛又得生活在哪裡呢?」

「嗯,問的好,基本上蜘蛛的巢穴可大可小,不過每個巢穴裡都有獨立的女王存在,我猜你們在蟲繭森林看到的,和跑來襲擊村莊跟商隊的蜘蛛可能是不同巢穴。如果事情按照你們所說,那群依芮克可能並不住在蟲繭森林,而是一群可怕的遊獵者或潛伏者了。」馬修越分析越興奮,畢竟這可是魔物學上的一大發現。

  「馬修大哥,其實我這個也是推測而已,說不定根本沒有蜘蛛女王,而是有人隨機操控了這些遊走在森林外圈的蜘蛛呢?」歐堤爾詢問,不過這也只是個直覺。

「你倒是讓我想到一個東西,在我去迪利斯旅行的時候,曾經看過有人用單純的笛聲操縱史萊姆進行變形表演呢!」馬修微笑,大膽提出問題的歐堤爾是個不可多得的好學生。

「所以,如果將笛子稍作改變……」塞拉斯思考著。

「要操縱昆蟲並不是難事,不過得尋找出他們喜歡的波長,而且就算他能控制昆蟲,頂多一次也只能控制一種而已啊!」

「一種。」艾比斯忽然大喊。

「艾比斯,你該不會發現什麼了吧?快說快說。」塞拉斯很興奮的催促著。

「該不會……我懂了,襲擊村子和商隊的蜘蛛都只有綠色的那一種,而我們在蟲繭森林碰到的卻是各司其職的複數種類……」蜘蛛們動作頻頻,讓歐堤爾越想越覺得不安,不過他們現在已經距離答案相當接近了。

「我想,那些蜘蛛還有可能會再過來。畢竟總的來看,蜘蛛們的行動是從襲擊商隊開始,而且在你們拿到貨物後又冒險襲擊村莊,所以我推測,那個商隊一定運送著什麼重要的東西,如果不是本身的價值相當珍貴……」

「就是對犯人本身很重要。」歐堤爾接在馬修的句子後頭,異口同聲的說完。

「那我們先去找毒蕈姊姊討論一下吧!」

「說得也是,除了請她幫忙,我們也得趕快把艾斯比弄醒才行。」歐堤爾急切的說。

「那個……馬修大哥,其實我還有個問題一直很在意,只是我不知道我該不該問。」塞拉斯張著大眼望向他,表情看起來飢腸轆轆。

「什麼問題?」

「你從剛剛到現在就一直在烤香腸,手上的那一串看起來好香,可不可以稍微分我們吃一點啊?」塞拉斯嘿嘿笑著,其實只要是好吃的,他都不想放過。

「嗯……我也餓了。」艾比斯點頭,淡淡說道。

「說的也是,我們一直在討論跟蜘蛛有關的問題,都忘記自己的肚子其實已經很餓了。」歐堤爾撫著腹部,肚子發出非常尷尬的咕嚕聲。

「馬修大哥,那到底是用什麼做的?味道真的好香喔~」受不了香氣薰陶的塞拉斯已經開始流口水了。

「這個啊?用蜘蛛腿做成的白肉香腸,想吃就分給你們吧?」

「噁!蜘蛛!!!!!」三人異口同聲的大喊,然後倒退了好幾步。

 

老實說,對於毛茸茸的八腳生物,他們已經快要受不了。

 

*****

 

圓菇村的夜晚依舊靜謐,幾片薄薄的雲影蓋住了撒下的月光,讓夜色中的大地一片昏暗。

密不透風的黑,甚至讓人有股窒息的錯覺。

 

「沙沙……沙沙……」隱隱約約,不知名的燥動聲在黑夜裡紛亂的響動著,一雙雙夜裡的紅色的眼睛如燈火閃動,內裡卻是無神空洞,只知道隨著不知名的頻率盲目前行。

「殺吧~殺吧!我的寶貝們,今天夜裡,我一定要奪回我最重要的東西,順便讓那些愚蠢的精靈們知道,自己不該這麼多事!」

憤恨的咬牙,立身樹枝上的男人拿起懸掛在腰間的海螺狀物體,將物體尾端放入口中吹奏。

笛音既沒有任何聲響,也沒有一絲一毫的魔法波動,但行進中的蜘蛛們卻是一陣騷動,喀拉喀拉的夾動口鉗。

毒蛛們兇性大盛,如炬的眼神宛如男子眸中跳動的復仇火光,數量上則是上百。

數以百計的大毒蛛正朝圓菇村的方向緩緩地爬過去。

 

「哼哼哼,呵呵呵,哈哈哈哈!!!!!!!」男人瘋狂大笑。

 

畢竟此時此刻,血腥殘酷的宴會才正要開始而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