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寫作是灌注靈魂的甜蜜過程,
繪畫是凝凍時空的優雅魔法,
烹飪是熬煮日常的生命火焰,
咖啡是泉源靈感的賢者之石。

以自創作品、日常雜談和時事牢騷為主。
  • 563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十三)異蟲之刻.強襲

  連續三天的絕食加上傷心過度,差點丟掉小命的芙蕾雅倒在一張撲滿乾草藥的床上昏睡,由較細心的歐堤爾和艾比斯輪流照顧她。

  「咳咳咳,為什麼我們得做這種事?」將第五種香菇乾放進乳缽搗碎的艾斯比忍不住抱怨,不知名紅色香菇的辣味讓他直接被嗆咳得眼淚直流。

  「有得住,有得吃,外加免費幫我們醫療傷患,你就別抱怨了。」說歸說,塞拉斯也皺著眉,他的工作是將毛茸茸的成堆蟻乾分袋裝好,那是用來調製解毒劑的材料之一。

  「毒蕈夫人,芙蕾雅……那個人類的女孩子情況好一點了嗎?」歐堤爾問。

  「虛弱、悲傷、營養不良,再加上傷口感染的蜘蛛毒液已經深入內臟,雖然短時間內應該還不會醒過來。不過,放心吧!王子殿下,她也死不了的。」毒蕈夫人嚐了口營養劑,又扔了些不知名的粉末進去。

  「話說又回來,王子殿下,我已經把你們帶來的樹皮樣本給研究過了。」

  「真的嗎?毒蕈夫人?」歐堤爾驚喜,因為芙蕾雅的關係,讓他差點就忘了本來的目的。

  「是的,這是種在一千五百年前曾經出現過的樹人傳染病,雖然忘記引起的原因是什麼了,不過當時我的確替樹人們治療過,詳細的配方我還要再翻找一下。」毒蕈夫人淡淡一笑。

  「治療過一千五百年前的傳染病!」艾斯比驚訝。

  「果然是長老級的。」塞拉斯小聲。

  「閉嘴!不准叫我長老!要叫我姊姊或“夫人”!我不是說過,再讓我聽到一次,我就要把你們抓去餵肉食包心菜嗎!」粉色頭髮的小女孩再次暴怒,綠色藤蔓蛇般在腳邊不斷竄動著。

  「噫!毒蕈姊姊最漂亮了。」

  「沒、沒錯。」

  「哼哼~算你們兩個腦筋轉的快。」看見兩人緊抱對方發抖討饒的模樣,毒蕈夫人這才一揮手,讓差點捉住他們的藤蔓海慢慢縮回地下。

  「呼~差點以為自己沒命了。」

  「這下知道什麼叫做禍從口出了吧?」歐堤爾望著他們。

  「大、大事不好了!毒蕈長……不對,毒蕈大姐。」某個慌慌張張的村民突然衝進來,被還沒縮進地上的藤蔓直接絆倒。

  「怎麼啦?為什麼急急忙忙的?」

  「有,有蜘……蜘蛛,是依芮克,有一大群依芮克從北邊爬進村子裡面來了!」村民趴在地上,上氣不接下氣的大喊。

  「北邊?你說什麼!」毒蕈夫人表情嚴肅。

  「該不會是追著我們來報仇的吧?被我們殺的還不夠多嗎?」好戰的艾斯比扛起牆邊的金屬槍,嘴角掛著冷笑。

  「你想太多了,自戀也要有個限度吧?」塞拉斯吐嘈。

  「毒蕈夫人,我們多少也能幫上點忙,請請帶我們去吧!」歐堤爾表情認真的說。

  「那好吧……」毒蕈夫人點點頭,帶著歐堤爾三人從腳下逐漸亮起的魔法陣直接消失。

 

*****

 

  「該死!我知道現在是毒蛛的交配期,可是怎麼會一口氣跑出那麼多蜘蛛啊?」長棍又敲又打又戳又劈,好不容易才解決一隻越過柵欄的蜘蛛,但柵欄外頭少說還有五、六十隻,數量似乎還在不斷增加中。

  「放箭!」一聲令下,無數箭雨齊發是精靈們最基本,也最常用的戰鬥方法。

  第一波的箭矢的確逼退不少爬行的毒蜘蛛,但後頭的依芮克很快就踏過同類的屍體再度狂湧,宛如一股墨綠色的暗潮。

  依芮克群張口一噴,一張又一張黏呼呼的白色大網讓幾名士兵瞬間無法動彈,眼看爬來的依芮克就要張口咬下了。

  「嘰!」一聲慘叫,幾隻首當其衝的巨蛛被泥土竄出的食蟲植物直接夾成肉餅,沈重的劍鋒和疾刺而出的金屬槍也直接消滅掉兩隻飢腸轆轆的八腳惡魔。

  綠色的魔法光芒散盡,毒蕈夫人帶著歐堤爾三人用傳送魔法瞬間趕了過來。

  「哼!就是這些傢伙嗎?曲折雷電!」長槍頓地,兇猛的爆雷瞬間把幾隻踏入村界的毒蛛烤成焦炭。歐堤爾也凝眉拔出雙手劍,將衝入村中的大毒蛛用猛力擊飛。

  「生精命靈,翡森沃土,聽吾召喚!」趁著首波毒蛛被擊退之際,毒蕈夫人揮開雙臂,木籬外瞬間長出整片沒見過的紅色植物,除了纏住蜘蛛,也讓碰觸到植物的依芮克連同爆炸的紅花化成一團團炙熱的火焰,再往其他同類延燒過去。

  「沒事吧?」

  「是的,毒蕈長……不對,大姐,還好您跑來幫忙了。」差點被吃掉的守兵恭敬地行舉手禮。

  「毒蕈姊姊,這是什麼植物?」超誇張的連鎖爆炸讓塞拉斯三人目瞪口呆。

  「硫磺谷的爆炸草。」毒蕈夫人簡單回答,順手在火勢稍弱處補強一整片充斥煙硝味的紅花。

  不敢靠近紅花的蜘蛛們發出幾聲刺耳的尖叫,接著身體一曲,竟然快速刨起腳下的泥土,打算用挖地道的方式避開爆炸。

  「依芮克有這麼聰明嗎?」歐提提爾一愣。

  「照理來說這些蜘蛛應該要知難而退才對,我沒聽說過依芮克也擅長挖土耶?」在毒蕈夫人皺眉思考的同時,已經有好幾隻蜘蛛鑽入土中了。

  「哼~挖土?你們想得美!放箭!」隨著號令,再次撒下的箭雨中混入挾帶凍氣的箭矢和電流,讓幾隻企圖越界的毒蛛還來不及探出頭就慘遭殲滅。

  手持弓箭的守兵身旁出現一個隆起的土堆,突然探出頭的毒蛛讓守兵們措手不及,但牠卻不曉得自己已經立身在歐堤爾雙手劍的攻擊範圍內。

  「滅卻領域。」殺氣倏開的歐堤爾沉聲,踏入攻擊範圍的毒蜘蛛瞬間被刃鋒切成碎塊。

抵住坑道金屬槍也放出強大的電流,讓竄流的紫電從坑洞的另一端飛出去,好幾隻毒蛛被電到縮成一團。

  「很好,想來硬的是吧?王子殿下,幫我把它丟出去!」

  「蛤?」表皮滿佈尖刺的圓形蘑菇在蛛蛛群內爆出一坨黃綠色的濃密煙霧,讓本來還在昂首鳴叫的依芮克瞬間變得頹喪不已,興意闌珊的往森林深處慢慢爬回去。

  「毒蕈姊姊?那又是什麼植物阿?」

  「頹喪孢子,不論是野獸或魔物,只要不小心吸入這個就會失去戰意。」毒蕈夫人得意的解釋著。幾個剛好站在下風處的守兵在不小心吸進濃霧後也變得消沉不已,連艾斯比也眼神呆滯的癱坐在地板上,手指畫著圓圈圈。

  「……好奇怪,不知道為什麼,我突然覺得好沮喪,人生好像沒什麼意義……」

  「笨蛋,怎麼連你都中招啦!」塞拉斯用力搖撼艾斯比的衣領,然後賞他巴掌,後者則依然呆滯無神,嘴角還流出口水。

  「毒蕈夫人,這個要怎麼辦?」歐堤爾問,所謂的“這個”指的當然是艾斯比。

  「不用理他,過一陣子他自己就會恢復原狀了。」

 

*****

 

  「這些蜘蛛有可能還會再來,不過我已經在外頭佈下一些植物陷阱,如果一有狀況馬上就要通知我,明不明白?」

  「我知道了,毒蕈大姐頭。」對於毒蕈夫人的殷切叮嚀,守備兵隊長恭敬地說道。

  由於毒蕈夫人和歐堤爾三人的即時協助,除了一些被蜘蛛咬到的人需要解毒劑以外,這場騷動並沒有造成人員死亡,所有的蜘蛛屍體被集中在村口附近放火焚燒。

  望向逐漸燃盡昆蟲屍體的篝火,歐堤爾一語不發的思考著。

  「歐堤爾在想事情嗎?」塞拉斯一屁股坐在夥伴身邊,手裡抱著一包香菇口味的小點心。

  「嗯……」他點點頭:「對了,塞拉斯,艾斯比人呢?」

  「沒救了,如你所見還是那副死樣子。」頹喪孢子的被害者們也被聚集到一顆樹下,此起彼落的哀聲嘆氣著。

  「塞拉斯,你會不會覺得這些蜘蛛有一點奇怪?」

  「有點奇怪?是哪裡奇怪了?」打照打,扁照扁,塞拉斯搖搖頭,拋了塊鹹餅乾吞自己嘴裡。

  「總覺得這些蜘蛛,該怎麼說呢……無論是襲擊商隊那一次,還是襲擊村子,好像都有一股無形力量在引導他們的行動?」歐堤爾皺著眉頭。

  「可是,依芮克本來就是社群生活的物種,這樣不奇怪啊?」按照毒蕈夫人的解釋,交配期的毒蜘蛛會侵襲所有可見的生物,接著在捕獲獵物的同時將他們製作成蟲繭,獻給巢穴裡唯一的女王獲得傳宗接代的資格。

  「你們要是覺得奇怪,去探查探查不就好了?」毒蕈夫人的聲音突然從背後冒出來,把交談中的兩人嚇了一大跳。

  「毒蕈大姐!」

  「乖~比起夫人我還是喜歡姊姊這個稱呼,聽起來比較年輕。」毒蕈夫人笑著說道。

  「我剛剛跟你們家的騎士隊長通過信了,我告訴他傳染病的事情,也告訴他關於那個人類女孩受傷昏迷的事。所以他要你們暫時先留在這裡,協助我尋找調製藥劑的材料,也可以就近照顧那個女孩子。」毒蕈夫人拿出一張黃色的信紙,上面是鐵人教頭筆觸剛猛的字跡。

  「真的假的,從騎士團到這裡要六天耶!」塞拉斯驚叫。

  「塞拉斯,別忘了,沃爾德最不缺東西就是魔法師。」歐堤爾提醒道,那是一種叫信件通訊的簡易魔法,更何況近衛騎士團本來就有魔法師存在。

  「說是這麼說,可是我們也得先等到艾斯比那傢伙恢復,我們才能動身吧?」塞拉斯問道,歐堤爾則表示贊同。

  「算算時間,你們的夥伴差不多也該清醒過來了。」話還沒說完,樹下那群精神頹喪的受害者突然一臉疑惑的望著四周,伸伸懶腰爬了起來。

  「奇怪了?塞拉斯,我在這裡幹什麼?」艾斯比走向夥伴們的身邊。

  「艾斯比,難道你忘記自己剛剛被頹喪孢子打中了嗎?」歐堤爾詫異的問。

  「什麼頹喪包子?吃的嗎?」艾斯比疑惑的問,肚子很尷尬的傳出咕嚕聲。

  「噢!對了,頹喪孢子會消去使用者一小段的記憶。」毒蕈夫人補充說明道:「既然你們的夥伴恢復了,那明天就請你們到北邊的蟲繭森林去吧!依芮克的巢穴就在那裡。」

  「毒蕈大姐不陪我們一起去嗎?」歐堤爾有些擔心的問。

  「除了要調製藥劑和照顧你們帶來的小病人,我還得堤防那些不死心的蜘蛛又跑回村子裡鬧事。放心吧!出發前我會替你們做好準備的。」毒蕈夫人神秘的微笑。

  「等等等,你們為什麼要去蟲繭森林找蜘蛛?我怎麼一句都沒有聽懂?」摸不著頭緒的艾斯比直接打岔。

  「歐堤爾說他想要去探查。」

  「哦?不愧是王子殿下,想直接攻擊敵人的大本營?」會錯意的艾斯比感到相當佩服,讓歐堤爾只能苦笑著帶過。

  「對了,差點忘記告訴你們。我雖然還沒找到傳染病的解藥配方,不過其中一樣材料我還記得。而且由那個東西做出來的強效解毒劑,也可以讓那個被毒液侵蝕的小女孩渡過難關,你們要不要稍微試試看?」毒蕈夫人問道。

  「那樣藥料是什麼樣的材料?」歐堤爾問。

  「女王蜘蛛的毒液。」毒蕈夫人萬分肯定的回答。

 

*****

 

翌日早晨,歐堤爾三人準備往蟲繭森林出發。

 

一聽到是為了採集毒液製作解毒劑,本來負責照顧病患的艾比斯也自動加入他們的行列。

「為了預防有什麼突發狀況,我做了些解毒劑讓你們帶著。還有,這一罐噴霧可以讓你們避開蜘蛛的追蹤,畢竟你們幾個強歸強,也沒辦法一口氣對付這麼多蜘蛛吧?」

「毒蕈大姐,真的非常謝謝你。」分配完手上的瓶瓶罐罐,歐堤爾很有禮貌的鞠躬答謝。

「這也沒什麼,畢竟在調製藥水的時候你們也幫了很多忙,而且這麼做也是為那些生病的樹人著想啊!」毒蕈夫人溫柔的說道。

除了噴霧和解毒劑,她還幫他們做了些應付特殊狀況的藥水帶著。

「嘖……我還以為我們要直接殺進去呢~唉!好痛。」艾斯比嘟嘴有些遺憾的嘆氣,後腦杓被塞拉斯賞了記爆栗。

「搞清楚,我們是要偷偷潛入耶,要是到時候你搗亂害我們被蜘蛛圍攻,看你怎麼負責。」

「破壞狂。」艾比斯搖搖頭,淡淡的說道。

  「那毒蕈大姐,我們就先出發了。」

  「放心吧!你們家的小病人我會替你們顧好的。」勾起一抹微笑,毒蕈夫人望著他們離去的背影,女人的直覺在心中告訴他,他們四個已經有人開始陷入愛情的泥濘中,而渾然不自覺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