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寫作是灌注靈魂的甜蜜過程,
繪畫是凝凍時空的優雅魔法,
烹飪是熬煮日常的生命火焰,
咖啡是泉源靈感的賢者之石。

以自創作品、日常雜談和時事牢騷為主。
  • 565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十二)異蟲之刻.遭遇

其實一路上他們的戰鬥並不少,只是面對那些野狼啊、肉食植物啊、泥人什麼的,在雷擊、蠻力和寒霜的交併之下,戰況往往不出一分鐘馬上就一面倒,沒死透的也會帶傷夾著尾巴竄逃,到了後來幾天根本沒有東西有膽跑來騷擾他們,想必迷途森林的魔物和野獸也有自己的一套情報網吧?

  趁著塞拉斯收集精龍粉末的空檔,歐堤爾決定在原地簡單的稍作歇息,提早吃午餐。

  吃膩精靈麵包的艾比斯則剝開一顆黃澄澄的水果,不久前和肉食植物作戰時他順手摘了好幾顆,甜中帶酸的香氣讓一旁的艾斯比口水直流,不過艾比斯很壞心的不分給他。

  「嗚哇啊啊啊啊!!!!!!!!」淒厲的慘叫聲讓採集中的塞拉斯一愣。

  「喂!你們有沒有聽到什麼聲音?」和雙胞胎哥哥搶水果的艾斯比率先站起身來,警戒的握住手上的金屬槍。

  「好像有。」艾比斯皺起眉嗅了嗅,不但有慘叫聲,空氣中隱約還飄來淡淡的血腥味,距離不遠的前方肯定發生戰鬥了。

  「我們先去看看再說。」歐堤爾抽出雙手劍,和夥伴們一起往發出慘叫聲的地方衝了過去。

 

*****

 

  十幾隻毛茸茸的大蜘蛛將一隊馬車團團圍住,一名年輕的人類壯漢手持長槍刺穿一隻敵人的腦袋,但隨即被吐出的絲線層層包疊,逐漸變成一個不斷扭動的白色巨繭。

  五彩斑斕的八腳生物叫名依芮克,他們不但具有組織性,會集體狩獵,成年的依芮克甚至可以讓一名精靈直接騎在上頭。巨大的蜘蛛網不但可以織出韌性和彈性兼具的優質布料,也是用來製作弓弦的材料之一,無論在人類或精靈的世界都很珍貴。

  馬車的附近散落著不少蜘蛛殘骸和人類屍體,原本二十幾人的商隊在轉眼間只剩下各位數,剩下的人們統統背向著馬車,保護馬車上載運的商品。

  「只能到此為只了嗎?」坐在馬車上的棕髮少女是行旅商人的女兒,迷途森林真不愧是魔物和野獸的根據地,手上的步槍雖然厲害,但槍膛只剩不到六顆子彈的她,根本沒辦法突破眼前的困境。

  「呃阿!」站在眼前的男人的胸膛被蜘蛛銳利的毒牙貫穿,他是少女的父親,同時也是商隊的主人,慘遭重創的他也被蛛蛛無情的包成白繭,接著扔在一旁。

  神哪!巨蛛逐漸朝自己靠近,少女的眼前也模糊起來。

她知道接下來自己就會變成蜘蛛的晚餐,現在唯一能做的就只有在心裡向阿尼瑪斯禱告,希望這位主宰旅行者和命運的神祇,能夠拋來一枚逆轉危機的奇蹟硬幣。

  「嘎嘰!」一支離馬車最遠的蜘蛛尖叫著被斜切成兩半,緊接著是猛烈的紫電雷擊和疾射而來的冰凍箭矢。她只覺得身體一輕,眼前景象倏忽變換起來,接著便被扔到安全的地方。

  少女愣住了,阿尼馬斯對虔誠禱告的旅行者一向有求必應。

  「真慘。」救完倖存者的艾比斯對滿地的屍骸皺起眉,反手擲出幾柄飛刀

  「還說呢!都怪艾斯比的嘴巴太臭了。你看,馬上就發生事情了吧!」塞拉斯咬牙射出箭矢,離他最近的兩隻依芮克瞬間被冰封,巨大的頭部被由內而外的半透明的冰柱刺穿。

  「喂!為什麼又怪到我頭上!吃閃電吧你!」鐵槍橫掃,再連連突刺,竄流的紫色雷電讓幾隻被飛刀釘中的蜘蛛燃燒起來,有的甚至還直接爆開,黏糊糊的綠色汁液噴的到處都是。

  「小心點,這些傢伙的牙齒上有劇毒,別被咬了。」歐堤爾提醒到,雄渾的劍風砍翻好幾隻大蜘蛛的軀體,陡升的氣魄讓蛛蛛們怒歸怒,卻完全不敢靠近。

  「十五、十六……喂!艾比斯,我們乾脆比比看誰殺掉的比較多怎樣?」

  「沒興趣。」

  這些傢伙是誰?精靈王國的巡邏隊嗎?

少女呆呆的坐在地上看著眼前從瀕死境地轉唯一面倒的戰鬥,感覺非常不真實。

  沒過多久,慘遭殲滅大半的依芮克只能慌慌張張的退回森林深處,只留下滿地悽慘的斷肢殘骸和失去馱獸的木板拖車

  在確認四周已經沒有危險之後,歐堤爾才甩掉大劍上的蜘蛛黏液,將武器重新揹回身上。

  「沒有受傷吧?」

  「沒……沒有。」遲疑的握住伸來的手,少女站起了身,有些錯愕的問:「請問你們是……精靈王國的森林警備隊嗎?」

  「森林警備隊?」歐堤爾一怔,然後笑了。

  「不,我們是旅行者,我的名字是歐堤爾,他們則是我的夥伴,塞拉斯,艾斯比,還有艾比斯,我們正往圓菇村方向前進呢!」歐堤爾很有禮貌的自我介紹。

  「圓菇村?我叫芙蕾雅,我們本來也要去那裡……」淚腺一鬆,坐回木板車的少女開始哽咽的哭了起來。

  「哭了呢。」艾比斯淡道。

  「哭了耶!」塞拉斯笑道。

  「乾脆把她直接丟在這裡不就好了嗎?」艾斯比不以為然的說,說錯話的艾斯比馬上遭到夥伴猛瞪。

  「怎麼可以丟下她!對不起,我的夥伴不是有心的。」眼前的女孩似乎越哭越傷心,歐堤爾慌亂的不知所措。畢竟鐵人隊長傳授給他的是高強的武藝,而不是安慰女孩子的方法。

  「要不要電昏他?」

  「你在說笑話嗎?」塞拉斯冷哼。

  「可是……」艾斯比抓抓頭,與其讓她繼續哭,打昏帶走還省力一點。

「你們還要在這裡看到什麼時候?還不先去看看還有沒有生還者再說。」發現夥伴們全都盯著自己,歐堤爾有些惱火的吼道,三個人才一溜煙的全部跑開。

  「他在吼什麼啊?你們不覺得他自從當了隊長以後,和鐵人老爹個性越來越像了嗎?」艾斯比有些不滿的抱怨著。

  「少說兩句吧!看樣子我們應該有得忙了……」塞拉斯嘆口氣,切開的第一個囊繭裡滾出一個臉色發黃的死人。

  艾比斯則望向啜泣不已的少女,透過微弱的磁波,他可以感受到現在她的情緒正處在崩潰的邊緣當中。

 

*****

 

  「芙蕾雅呢?」

  「哭累睡著了。」

  「嗯。」歐堤爾點點頭,將樹枝丟到火堆裡,望著營火淡淡飄出的黑煙發呆。今天輪到他和艾比斯守夜。

  被襲擊的人類商隊根本沒有生還者,連同少女的父親也在這場襲擊中成為冰冷的屍體,和商隊其他的成員一同就地掩埋。

  收拾了一些還能使用的商品以及部份蜘蛛的獠牙和絲線,四人推著堆滿貨物的板車又往前步行了兩天,四周的植物已經全部從橘黃變成夜幕般的深紫色,此地已經是紫色森林的範圍了。

  雖然根據地圖的指示,他們在第二天中午之前就能到達圓菇村,不過歐堤爾卻一點也開心不起來。

  商會裡從小認識的夥伴,想要大賺一筆的雇傭兵,甚至是自己的父親,原本在生活中視之理所當然的存在,竟然在一夕之間被全部摧毀,殘忍的命運讓她大受打擊。

兩天來她不只不吃不喝不說話,也只願意把自己包裹在毛毯裡頭,縮在馬車的陰影處不斷啜泣。

艾斯比曾經試著強迫餵她吃東西,但下場就是被又踢又咬,身還留了好幾道紅腫的抓痕和咬痕。這種心情歐堤爾雖然能體會,但如果放任她繼續下去,少女本來就嬌小的身體很快就會撐不住的。

  「你擔心他?」沉默的艾比斯主動開口,讓歐堤爾嚇了一跳。

  「嗯!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不過我對他很在意。」他可以看出哭泣中的少女眼神中充滿自暴自棄的絕望。歐堤爾淡淡的嘆口氣,或許是因為自己的母親也是人類的緣故,他希望少女無論如何都能活下去。

  「世界樹給予的庇蔭,只限於精靈。對於人類,我們能幫多少,就幫多少吧!」艾比斯難得說出冗長的話,如果塞拉斯和艾斯比也在場,他們或許會嚇一跳,然後說著要把今天列入紀念一類的玩笑話。

  不過歐堤爾知道,對於自己什麼都無法幫助的無力感,夥伴們從頭到尾都看在眼裡。艾斯比這句話除了勸戒以外,還隱含著更多對自己的擔心。

  「謝謝你,艾比斯,我會量力而為的。」歐堤爾嘆息,對著夥伴輕聲道謝。

  艾比斯則恢復一貫的沉默,繼續撥著火,等待黎明時分的到來。

 

  燒了幾隻誤觸陷阱的野兔當早餐,一行人往圓菇村的方向繼續前進著。終於在快要中午的時候,他們抵達了圓菇村外圍,巨大的深色石菇群出現在道路彼端。

  「看到了!看到了!那個就是圓菇村嗎?看起來好有趣喔!」塞拉斯忍不住興奮的大喊,渾圓的石菇頂端還有個炊煙裊裊的方形突起物,據說住在這裡的精靈會把挖空大石菇拿來當作房子,看起來所言不假。

  「那個……芙蕾雅,我們已經到圓菇村了。」

  「圓……菇……村?」以淚洗面的少女呆滯的望著歐堤爾,哭到紅腫的眼睛似乎綻開久違的笑容。

  「嗯!沒錯,我們已經抵達目的地了。」

  「太好了……」啪的一聲,坐在木板車上的少女直接暈了過去。

  「喂!」

  「芙蕾雅姊姊!」

  「應該沒事,她只是暫時昏過去而已……」確認還呼吸之後,歐堤爾鬆了口氣,不過臉色蒼白的少女,情況看起來很不樂觀。

  「好燙。」艾比斯將手撫上少女的額頭,皺起眉,手心感覺到的是一股炙人的燙熱。

少女不但在發燒,生命力還正一點一點的流失當中。

  「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

  「吵死了,塞拉斯,你安靜一點。」

  「我記得龍舌蘭大姊好像說過,圓菇村的毒蕈長老是最厲害的草藥學專家吧?」

  「那還等什麼?我們趕快走吧!」艾斯比用力拉起拖車,往圓菇村的方向用力跑了過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