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寫作是灌注靈魂的甜蜜過程,
繪畫是凝凍時空的優雅魔法,
烹飪是熬煮日常的生命火焰,
咖啡是泉源靈感的賢者之石。

以自創作品、日常雜談和時事牢騷為主。
  • 565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十一)異蟲之刻.啟程

「艾斯比!!!」

「煩死了!」轟雷重重打在石巨人的身上,不過只移動兩步,魔像的注意力又重新被吸引回去。

  除了艾斯比和塞拉斯,歐堤爾和艾比斯也各自拿著擅長的武器,在這場以小搏大的對抗中努力戰鬥著。處於遊鬥狀態的艾比斯負責以超高速擾亂石巨人的攻擊節奏,此時剛好和雙胞胎弟弟擦身而過。

  「為什麼你們非得選我當誘餌不可?王子殿下不是也在附近?」

  「你比較好吃。」艾比斯淡淡的回答,反手在石臂上釘入三枚載滿靜電的飛刃。

  「喂!艾比斯,你是故意的對不對?有種你在給我說一次!」艾斯比生氣的大吼,混雜雷擊和怒氣的刺擊,在飛刃的引導下深深灌進巨像的手臂裡,此起彼落的爆炸著。

但沒有痛覺的石像根本不懂得退卻,落下的石塊反而差點砸中艾比斯,接著被一旁的歐堤爾用雙手劍砍成兩半。

  「沒受傷吧?」灌注剛猛鬥氣的巨劍在石像的左腿劃出一道長長的裂痕,歐堤爾擔任的是主攻擊手的工作,負責崩壞石像的行動能力。而裂痕很快又釘上三枚箭矢,散出的冰霜不斷加速岩石裂解的速度。

  「小心。」靜藍色的磁渦從艾比斯腳邊爆發出來,讓他拉著歐堤爾用瞬間的高速度離開石巨人的巨掌攻擊,接著再度快速奔跑起來,以便轉移石巨人的住意力。

  而在廣場一旁,鐵人教頭雙手抱胸倚著欄杆,身邊則是負責操縱石魔像的軍醫龍舌蘭。

  比起治癒術,本身能控制地元素力量的龍舌蘭,更擅長操縱石巨人戰鬥。

  這場在禁衛騎士團廣場前的戰鬥雖然激烈,但並不是為了抵禦魔物入侵,而是場以對抗大型魔物為主的組織演習。

  以具備貫穿和高破壞性質的雷槍當作誘導,挹注寒氣的遠程射擊進行弱點攻擊,用超高速的移動干擾攻擊節奏,最後則以威力萬鈞的巨劍實行立足點破壞。

  各具特色的四人分開來看雖然相當完美,但唯有藉由組合搭配,他們才有辦法對付更強大的敵人,這場練習的目地也在於此。

  雖然一開始,毫無經驗的他們完全是各打各的,根本沒有戰術可言。但隨著戰鬥的進行,平日就略具默契的四人很快就抓到訣竅,開始彼此掩護起對方。

  石巨人的弱點便是當作眼睛的“砌”,因此在能攻擊到弱點以前,必須優先考慮讓敵人無法行動的辦法。

  「波動半月斬!」

  「伏特重擊!」

  轟隆一聲,能量交疊的一劍一槍不但將抓來的巨掌完全爆碎,混入鬥氣的紫雷更將石魔像已然脆弱的左腿直接炸斷。

鐵人教頭滿意的點頭讚賞,畢竟看學生藉由實戰逐漸成長,也是他當教頭的樂趣之一。

失去單手單腳的石巨人根本無法動彈,只能呆呆的用單手撐在原地,釘滿了箭矢和飛刀的眼睛逐漸黯淡下來,最後慘嚎一聲,巨大的身軀崩解成原來的土壤。崩落的泥土把四個人的身上都弄的髒兮兮的。

「怎麼樣?鐵人老爹!我很厲害吧!我才是最厲害的對不對!」即使全身上下都是的泥土,衣服也破掉了一大塊,看起來狼狽不堪的艾斯比還是驕傲的舉槍大喊;不過根本沒人理會想爭第一的他。

  「肚子,好餓。」艾比斯皺眉。

  「餓了嗎?我有零食,要不要分你一點?」塞拉斯從髒兮兮的衣袋中掏出一包餅乾,嗜吃甜食的他走到哪都帶著零食。

  「塞拉斯,你的餅乾都沾到土了!而且你不是才剛吃過午餐嗎?」歐堤爾說。

  「有什麼關係,弄髒拍一拍就好了,對吧?」

  「對。」艾比斯接過餅乾,毫不猶豫的直接塞進嘴裡。

  「等等,你們在吃什麼我也要?」

  「呵,別傻了,我才不會分給你呢!」

  「什麼?想打架嗎?」

  「來呀~你以為我怕你這個歐堤爾的手下敗將?」

  「好了,好了,你們兩個別吵了。」

  「……看來這些傢伙還是老樣子,一點緊張感都沒有。」本來以為協力戰鬥會讓他們稍微成長一點,鐵人教頭嘆氣,也許剛剛是自己看走眼了,這群傢伙可能還是一點進步也沒有。

 

*****

 

  「隊長,我進來了。」歐堤爾叩門走入,燈光昏黃的室內是鐵人隊長的專用房間,他很少會來到這裡。

  除了他以外,雙子騎士和塞拉斯也坐在一旁鋪了獸皮的椅子上,除了艾比斯以外的兩個人都低下頭,方才差點打起架來的他們都挨了揍,頭上各腫著一個明顯的大包。

  「先坐下再說,剩下的龍舌蘭會和你們說明清楚。」

  「呵,反正不是要處罰我們勞動服務的。」塞拉斯小小聲笑道,然後被夥伴比了個噤聲的手勢。

  「最近祭司們發現,森林裡的樹人們似乎出現了枯萎的現象,其中也包含了被精靈們當作生命神殿的巨大樹人,這是從那些樹人身上採下來的樣品。」

  「這是什麼?看起來好噁心喔!」艾斯比掩著鼻子叫到。

  「顏色有點詭異,不過應該是樹皮沒錯。」對材料比較熟悉的塞拉斯只看了一眼,就知道那是一塊來自樹人身上的樹皮,質地柔韌的樹皮經常被用來製作重量輕便的皮甲或硬皮甲。

但放在桌上的樹皮不但散發出硫磺般的惡臭,顏色異常焦黑,上頭還密密麻麻爬滿毛茸茸的白點,看起來像是發霉了一般。

  「我唯一能確定的就是,造成這種現象並不是魔法,而是某種奇怪的疾病。」龍舌蘭的語氣顯然很疲憊。「要是再這樣拖下去,說得更嚴重一點,生命神殿有可能還會因此整個崩塌。」

  「因為這個原因,我讓請你們跑一趟紫森林的圓菇村,替龍舌蘭把樣品送過去研究。」鐵人教頭接下去把話說完。

  「圓菇村?」疑惑的問。

  「沒錯,圓菇村,全精靈族最擅長藥草學的毒蕈長老就住在那裡。」龍舌蘭雙手交疊著倚回牆邊。

  「不過,為什麼要派我們去?我們對整件事情並不清楚,由龍舌蘭大姐自己說明應該會更好吧?」歐堤爾疑惑道。

  「原則上是這麼說,不過我們會選擇這麼做,主要有兩個原因。第一個原因就是,你們並不屬於近衛騎士團的正規編配,而是我的學生,因此在行動方面比較自由。另外,我也已經和王妃及響雷長老詢問過意見了。」鐵人教頭望著他們,緩緩回答道。

「第二個原因則是,最近近衛騎士團和正規軍的第二軍團,即將展開例行性的模擬戰爭。所以無論是我還是軍醫,都沒辦法抽出空擋來完成這件事情,這樣你們明白沒有?」

  模擬戰爭是略具規模的演習作戰,除了切磋戰術,更重要的則是決定哪個軍團最強的面子問題,近衛軍團在鐵人教頭的帶領下一直都是連勝狀態,是鐵人教頭相當重視的活動之一。

  「不過我記得從優藍諾斯到紫森林,少說也要花上好幾天的時間不是嗎?那裡很遠耶!」艾斯比皺眉。

  「六天。」艾比斯簡潔的回答。

  「那來回就要十二天,看樣子是個長途旅行了。」歐堤爾說,在腦子裡盤算起該做的準備。

  「長途旅行啊……」塞拉斯眼裡閃著光芒,灰熊大叔曾告訴他森林裡有很多好用的武器素材,只是他一直缺乏機會去找,這附近了不起只能拿到幾片樹人樹皮,不然就是些蟲粉、史萊姆玉什麼的,一點都不特別。

  「放輕鬆點是可以啦!畢竟這不是什麼太艱難的任務,不過在出發前,我還是要先提醒你們一件事才行。」

  「隊長老爸,如果是吃飽一點、注意安全和早點睡就不用說了。」笑嘻嘻的塞拉斯心思已經不知道飄到哪去了。

  「當然不是。我要告訴你們的是,優藍諾斯和紫森林的交界處有森林龍出沒,要是不小心遇到了,記得自己要小心一點。」鐵人教頭露出非常爽朗的笑容,四個近衛隊的見習騎士則是目瞪口呆。

  「森林龍……嗎?」

  「迷霧森林的巨大生物之一,嚴格說起來不是龍,而是由許多植物組成的,據說一口可以吞掉……」

  「閉嘴啦!艾比斯,你害我更緊張了。」艾斯比用力掐住親哥哥的脖子,生氣的搖晃著。

  「有什麼關係?反正你們都已經學過以小博大的團體戰和組織合作了不是?」

  「不會這麼殘忍吧?隊長……」

  「老爸?你該不會一開始就都計算好了吧?」塞拉斯有些錯愕,總算瞭解為何隊長老爸最近突然要教他們團體作戰的原因了。

 

*****

 

  巨大的雲翳冉冉飄過廣場的正上方,讓原本湛藍的天空染上一層灰濛濛的陰影。

  鐵人隊長的意思再清楚不過了,不但直接取消下午所有的練習,還爽快的讓他們放假一天,進行遠行前的準備工作。

  「真不曉得鐵人老爹到底在想什麼?居然不准我們騎狼過去,他難道不知道紫森林有多遠嗎?」雙手枕著頭部,艾斯比躺在樹上不滿的喃喃自語,一旁的艾比斯則維持一貫的沈默,繼續嚼著塞拉斯送給他的餅乾。

  「隊長這麼做一定有他的理由,畢竟模擬戰爭也快到了,說不定已經沒有多餘的戰狼可以出借給我們了。」樹下的歐堤爾答到,此時的他正在整理出發前的物品清單,深怕漏帶了任何一樣會影響到夥伴們旅途上的安全。畢竟他可是鐵人教頭指定的團隊隊長。

  「對了,塞拉斯呢?」

  「他從辦公室出來時候,就說要去武器鋪找灰熊大叔補給一下,到現在都還沒回來。」艾斯比一股腦的跳下樹,才剛站穩,塞拉斯就從遠遠的地方跑過來,上氣不接下氣的。

  「呼~好消息,我……」

  「喘完氣再說。」歐堤爾替他拍背順氣。

  「什麼樣的好消息啊?」艾斯比迫不及待的問,塞拉斯硬生生吞了一口氣之後,才終於能直起腰來。

  「歐堤爾,我已經幫你問過了,廚房的伙頭大哥答應幫我們做精靈麵包囉!不過要記得幫他拿圓菇村的香菇抹醬,他超愛的。」精靈麵包是一種比精靈餅乾更好的旅行用食物,雖然看起來只有一小塊,但飽足感卻可以抵上十天份的糧食。

  「塞拉斯,感謝你了。」

  「呵,要道謝還太早了,灰熊大叔一知道我們要出遠門,就說他願意幫我們修武器囉!」

「原來你剛剛出去這麼久,就是為了這些東西啊?」艾斯比有些驚訝。

  「哼~還不只咧!連龍舌蘭大姐那裡,我也硬坳了好幾瓶藥水回來,都快要重死我了。」塞拉斯將後頭的背袋抱在胸前,裡頭少說有十罐紅色藥水,難怪歐提爾剛剛一直聽到玻璃瓶碰撞的聲音。

「沒想到你超厲害的耶!有這些在路上就不用擔心餓肚子了。」艾斯比熱情的的搓揉著塞拉斯的頭髮,將原本已經相當凌亂的淡藍色短髮弄的更亂,歐堤爾則把清單上完成的東西一一劃除。

  因為是近衛隊長的兒子,塞拉斯對騎士團的每個角落都很熟,常常幫忙跑腿和雜務之下,不知不覺建立了廣大的人脈。也正是因為如此,塞拉斯每天才會有那麼多不同的零食可吃。

「這個。」在大家都沒注意到的時候,艾比斯也緩緩爬下樹,遞給歐堤爾一張沃爾德的境內地圖。

「對!我差點忘了還有地圖,謝謝你了,艾比斯。」歐比爾由衷的說。

「老哥,這張地圖是誰給你的啊?」一直都在這裡的艾比斯哪來的地圖。

「秘密。」他不想說。

  「既然已經拿到這麼多東西,旅行的事情應該也不用擔心了。總而言之,現在我們先去鐵匠鋪找灰熊大叔,接下來只要在出發之前好好休息就行了。」歐堤爾宣佈到,艾比斯也跟著點點頭。

  「說得也是,艾斯比的那把破槍的確也該修理了。」脆弱的金屬槍經不起猛雷和暴力的雙重負荷,塞拉斯若有所思的笑道,被艾斯比使用的武器通常都壞的很快。

  「喂!為什麼只挑我的武器?你故意想打架是不是?」身為暴力份子的最佳代表,艾斯比馬上斜瞪。

  「我只是說出事實而已嘛,幹麼這麼激動呢?」塞拉斯看著他,一臉大魚上鉤的表情。

  「又來了。」

  「你們兩個,要是不想被踢出旅行名單,現在馬上就給我住手……」

歐堤爾沉悶的扶額嘆氣,他有預感,要是放任他們在這樣繼續吵下去,這趟旅途要不了多久就會多災多難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