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寫作是灌注靈魂的甜蜜過程,
繪畫是凝凍時空的優雅魔法,
烹飪是熬煮日常的生命火焰,
咖啡是泉源靈感的賢者之石。

以自創作品、日常雜談和時事牢騷為主。
  • 565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十)狼騎士與龍騎士 之二

「啪搭!」舉手揚弓,塞拉斯用冰箭瞬間打爆一隻距離自己最近的黃色史萊姆,構成生命核心的史萊姆玉被利箭一把插碎。望著噴開的果凍碎塊被其他史萊姆快速搶食,塞拉斯臉上露出惡劣無比的笑容。

所謂有仇報仇,指的應該就現在這種情形。

「歐堤爾,你看你看!一擊必殺耶!!!我很厲害吧?」望著興奮的塞拉斯,歐堤爾只能不斷搖頭。為午餐食材煩惱的王子殿下此時正在釣魚。

「反正你一定要報仇就對了……話說回來,塞拉斯,你的食材蒐集的怎麼樣了?」釣餌仍在水底下沉默著,歐堤爾的收穫除了兩隻巴掌大小魚,還有一隻泡水泡到變型的舊皮靴,巴掌大的小魚在裝滿水的舊皮靴裡不斷洄游著。

「午餐的話,我有摘一些香菇回來喔!」塞拉斯敷衍道,順手又一箭將某隻無辜的綠色果凍射穿。

「你摘的那些東西幾乎有一半不能吃吧!」歐堤爾暱了他一眼,繼續釣魚。

「欸,怕什麼?我還有帶軍用口糧,要是真的沒東西吃還可以稍微頂一下。」塞拉斯理所當然的回答,說完還掏出兩塊扔進嘴裡,反正自己也已經餓了。

  和崇尚嚴格教育的鐵人教頭相比,馬修副隊長的教學方式相當輕鬆。如果學生本身沒有提出任何問題,馬修在講解過後就會當作他們已經學會了,接著進入下一個階段。

雖然在前往翡翠湖的途中他介紹了不少可用和不可用的植物,但塞拉斯顯然沒有聽進去,很驚悚的把幾樣顯然歸類於“劇毒”種類的植物也放在裡頭。

  「兩位的食材蒐集的怎麼樣啦?」馬修副隊長踏著輕快的步伐走回營地,除了手上的三隻野兔,肩膀上還停了一隻毛色黯淡的大型鳥類。歐堤爾認出那是一隻角鷹,迷途森林常見的猛禽之一。

  「成果應該還可以……」加上剛上鉤的兩條,裝水的皮靴裡一共擠了四隻小魚。

  「馬修副隊長,你肩膀上的那個傢伙是?」塞拉斯好奇的望著馬修肩上的猛禽,想伸手去摸,卻差點被角鷹一口咬掉手指。

  「他不是食物,是我的小信差,也多虧了他,才讓我抓到這三隻很會跑的野兔。」馬修驕傲的說,被他搔著下顎的角鷹表情看起來相當享受。

  「歐堤爾,我們的午餐有兔肉耶!」

  「你稍微反省一下好不好。」歐堤爾吐嘈。

  「不過也真誇張,除了幾條魚和幾朵香菇,你們根本沒弄到什麼能吃的東西嘛!哇~居然連黑檀菌也有?這麼毒的東西要是被鐵頭看見,不把你們罵死才怪。」馬修副隊長笑著說。

  一想到有可能被鐵人教頭野放在森林裡進行魔鬼訓練,歐堤爾和塞拉斯的表情便一陣慌張。

  「馬修副隊長,我們要怎樣才能可以蒐集到足夠的食物啊?」歐堤爾率先發問。

  「基本上這一切都是經驗談,身處在沒人沒店的荒野裡過夜,是冒險中是很平常的事情。」馬修副隊長折斷樹枝,然後在疊起的樹枝上頭撒了點不知名的粉末,樹枝瞬間起火燃燒。

  「我也很喜歡釣魚,不過能到釣到什麼實在是太靠運氣了。如果運氣不好,釣不到東西不要緊,如果釣上來的是能把你一口吞掉的魔物,那就麻煩了。」馬修笑著說,歐堤爾和塞拉斯也跟著笑了出來。

  「拜託,太誇張了吧?」

  「馬修副隊長是在開玩笑的吧?」

  「不,我沒有在開玩笑喔。」馬修笑聲倏停,無比平淡的語氣讓的兩人背脊突然一涼。

  「此外,熟記野外的可食用物種也是我喜歡的方法之一,不過要是沒記清楚特徵不小心搞混了,下場很有可能就是丟掉自己的小命。」他指了指那堆混入毒物的香菇。

  「所以說,最好的方法是什麼?」這個也不行,那個也不對,塞拉斯表情不滿的問道。

  「我的方法很簡單,不過你們不一定學的會。雖然偶爾會吃到奇怪的東西,不過能吃什麼不能吃什麼,還是只有動物的直覺最敏銳了。」

  「吃的不就是吃的嘛?聽起來好麻煩,在出發前多準備一點口糧也可以啊!」塞拉斯皺眉。

  「相信我,凡是總有意外,冒險者沒那麼好當的。」馬修意味深長的望了塞拉斯一眼,熟練的把去皮兔肉放在火上烘烤,翻面。

  「塞拉斯,馬修副隊長的意思是說,雖然這些方法都可以用,不過還是可以多學一個方法以備不時之需。」歐堤爾想了一會兒,然後說道:「這也是我們要學馴獸術的用途之一,對吧?」

  「漂亮。」馬修稱讚的點點頭,用小刀切下熟燙的兔腿肉,歐堤爾有率先享用的資格。

  「那我的呢?」

  「只好稍微等等囉!反正你剛剛有吃過軍糧,應該還沒那麼餓嘛!」馬修才說完,塞拉斯馬上嚇了一跳。

  「副隊長怎麼知道他剛才吃過口糧?」

  「簡單,因為沾在嘴角的餅乾屑。」馬修笑著切下另一片肉,讓肩上的角鷹先吃。塞拉斯則趕緊用手擦了擦嘴。

  「我大概從鐵頭那裡知道你們的實力了,不過在練習馴服寵物以前,我們得先抓到你們想要的目標,不過到時候出手記得不要太重,否則寵物會對你們不爽很久喔!」

 

*****

 

  翡翠湖四周的森林裡充滿各式各樣的昆蟲和野獸,大部份在察覺到有人接近之前就趕緊避開了。

  而會主動接近或採取跟蹤的不外乎兩種,一種是地域性超強的野獸,一種則是肚子餓壞了的狩獵者,最糟糕的情況是兩種兼具,例如五、六隻餓到口水直流的森林黑狼一類的大型野獸,每隻狼都和塞拉斯差不多高。

  歐堤爾拔出雙手寬劍,塞拉斯則舉弓戒備著從不同角度包圍三人的黑狼,看牠們的眼神似乎餓了很久,不過還是不敢貿然接近警戒中的三人。

  「狩獵者和被狩獵的立場一直很模糊對吧?你們要小心喔!這種團隊行動的比較聰明,而且特別容易記恨。」

  「歐堤爾,你不覺得這是大好機會嗎?我們乾脆抓兩隻回去養,一人騎一隻?」

  「等我們先脫困了再說好嗎?」戒備中的歐堤爾暗自吐吶著,一股溫熱的氣流從身體灌上雙手持握的劍身。

  「吼嗚~」狼群向前一躍,不過目標並不是歐堤爾或塞拉斯,而是雙手空空如也,看起來毫無威脅的馬修副隊長。

  「馬修副隊長!」歐堤爾下意識就是一記剛猛的斬擊,兩隻毫無防備的巨獸紮紮實實的被半月型劍氣轟中,身上頓時裂出一道暗紅色的傷口。

  「他們看起來好像真的挺餓了。」另外三隻黑狼往前撲了個空,馬修副隊長右手往上一拉,下一秒竟然瞬間躍到了樹枝上頭。不會爬樹的黑狼目標自然轉向地面上的兩人。

  「副隊長太奸詐了,居然自己逃走?!」

  「散開!」

  「好!」驚險的避開兇惡的噗咬,塞拉斯旋身之間射出一箭,不過被黑狼靈敏的跳躍躲開。現在的情勢是五比二,受傷的兩隻黑狼兇性似乎更甚了。

  「和野獸對戰的機會很少對吧?加油啊~抓到了就是你們的。」馬修副隊長蹲在樹上,居高而下俯視著戰況。野獸和魔物對強弱的判斷其實相當敏銳,如果不是自己刻意壓低氣息,這些偷偷摸摸的大狼也不可能貿然現身。多虧自己還捨身幫他們製造出空檔,居然才一下子就又被包圍了。

  被劍氣攻擊後的狼群沒有後撤,表示他們對眼前的獵物相當有自信。不過既然自己在旁邊看著,那這兩個孩子應該也不至於會有生命上的危險吧?

  「可惡,既然還有時間說風涼話,怎麼不來…嗚哇!」逮到機會的狼群開始連連噗咬,塞拉斯的箭矢雖然射中其中的幾隻野狼,但被狼群圍攻的他根本沒有時間凝聚魔力。

  歐堤爾則頻頻揮舞著沈重的劍鋒,頻頻擋開狼嘴和狼爪的撲擊。

這種略具組織的圍獵戰術就算無法立即的造成傷害,也可以用時間當作籌碼,逐漸消磨對方的體力,只要一逮到機會就會發動足以致命的撕咬切斷對方的咽喉。

「吼嘎~」在連連噗咬的圍攻中,一隻跳進歐堤爾“範圍”內的狼慘嚎著飛了出去,腹部慘遭重擊的野狼很難再爬不起來了,但但歐堤爾的手臂在狼群的佯攻下受了傷,挨了爪擊的手臂不斷滲出鮮血。

少了一隻伙伴的狼群有些恐懼的向後退卻,卻依舊保持著包圍網不斷低吼,深怕到手的獵物突然逃走似的。

挾雜冰寒凍氣的箭矢趁隙射中一隻野狼的眉心,巨大的黑狼應聲倒下,塞拉斯想為剛才被包圍的怨氣報上一箭之仇。優勢蕩然無存的狼群尾巴垂了下來,此時的他們正打算要撤退。

「機會來了,要抓住他們最好趁現在呀!」

「瞭解!」氣勢大振的兩人往前其中一隻野狼撲了過去,塞拉斯騎上野狼的背,死命抓著黑狼背上的厚毛,歐堤爾則持著巨劍檔在野狼想要逃走的路上。剩下兩隻則趁機轉身快速逃跑。

「你給我乖一點行不行阿!」對野狼拼命想要甩掉自己的野狼不悅的大吼,塞拉斯不由自主的凍氣一斂,大量的白霜從雙手握持的地方迅速擴展,慘遭寒氣吞噬又被兩人同時包夾的野狼這才放棄掙扎,無助的打著冷顫。

「歐堤爾,我成功馴服野狼了耶!」

「說真的,我覺得比較像威脅……」歐堤爾說道,全身結滿白霜的野狼雖然不敢再反抗,表情還是很不爽。

「就結果而言還不錯,至少你們從混亂中抓到了一隻,是不是有點成就感啊?」馬修副隊長從樹上垂降下來,溫柔撫摸著大狼的臉頰,原本仍在燥動的猛獸居然不可思議的安靜了,塞拉斯也從乖順坐在地上的大狼身上溜了下來。

  「好厲害,馬修副隊長怎麼做到的?」

  「沒什麼,我只是告訴他要放輕鬆,現在沒有人想要傷害他。」馬修聳聳肩,從腰部的皮袋中拿出一大塊熟兔肉。

  「既然狼只有一隻,你們現在誰要當他的主人?」歐堤爾和塞拉斯對望,默契極佳的兩人很快就有了結論。

  「給塞拉斯好了。」畢竟也是塞拉斯馴服的,歐堤爾微笑著選擇退讓。

  「既然如此,就由你為他吃東西吧!小心手指別被咬斷了。」把兔肉遞給塞拉斯,馬修副隊長吩咐到。

  「我們還得再抓一隻狼吧?畢竟歐堤爾還沒有抓到想要的東西啊?」塞拉斯按照馬修副隊長的指導拍拍新寵物,望向新主人的森林大狼敵意似乎緩和不少。

  「我對狼沒有興趣,而且騎士團的狼廄裡就有現成可以騎了。」歐堤爾微笑道。

  「那王子殿下想要什麼樣的寵物呢?」

  「老鷹。」用不甚羨慕的眼光望向停在馬修肩上的深色信使,歐堤爾難得露出孩子氣的表情。

 

*****

 

  「送信回來了嗎?真是辛苦你了!」取下鳥爪上的信件,歐堤爾將飼料到在手上任由新夥伴啄食。他的新寵物雖然不是角鷹一類的猛禽,卻是隻色澤銀白雪亮的美麗貓頭鷹,歐堤爾常常讓他帶著信件往返於近衛隊和皇宮,以免自己的母親操心。

  養了新寵物的兩人最近都待在狼廄附近,除了更熟悉寵物的馴養技巧,馬修也指導著他們更進一步的騎乘技術。

  「學習騎術和養寵物都是好事啦!不過我總覺得,最近我們最近好像被嚴重忽略了耶!鐵人隊長。」騎士甲湊了過去。

  「練箭沒人聊天,對打沒人慘電,你想說得是這個意思嗎?」騎士乙諷刺著,前天騎士甲跟王子殿下的對戰練習很爽快的被三招秒殺,戰績目前累積二十一勝零敗。

  「艾斯比、艾比斯,要是你們兩個很閒,就給我回去練習槍術。」鐵人隊長眉毛一挑,笑著威脅道。

  「咦?不是吧?隊長好殘忍。」艾斯比哀號著說。

  「對呀!隊長的笑容恐怖死了。」艾比斯跟著附合,長相一模一樣的兩人在鐵人隊長的瞪視下,一溜煙的逃走。

 

倚在強邊望著在狼圈中練習騎狼的兩人,鐵人教頭微笑著嘆了口氣,只希望這種微妙的寂寞感可以趕快結束就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