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寫作是灌注靈魂的甜蜜過程,
繪畫是凝凍時空的優雅魔法,
烹飪是熬煮日常的生命火焰,
咖啡是泉源靈感的賢者之石。

以自創作品、日常雜談和時事牢騷為主。
  • 563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九)狼騎士與龍騎士 之一

既然說狼也是座騎,騎士團的營區裡自然也少不了近衛騎士專用的「狼廄」。

 

照顧這些戰狼的飼料並非特製,而是由騎士們的剩菜加上新鮮的碎肉及骨頭粉末攪拌成的橘黃色混合物。

或許知道塞拉斯負責他們的食物來源,這些體型更巨大的戰狼對塞拉斯相當友善,不但不會咬他,還常常舔的塞拉斯全身上下都是黏呼呼的口水。

偶爾歐堤爾也會被塞拉斯拉到狼廄,幫塞拉斯一起餵狼,或是替巨大的戰狼梳理厚毛,動手清理臭哄哄的狼廄。

 

其中體型最大,全身長滿銀白色長毛的巨狼便是狼群中的首領,塞拉斯也習慣稱呼牠為「狼老大」。

狼老大和一般從森林裡馴服黑爪狼有點不同,是鐵人教頭特別從沃爾德的領地「北流谷」帶回來的特殊品種。

北方狼的體型比黑爪狼還要巨大,肌肉也更為壯碩,除了當作改良血統的種狼,也只有這隻巨大的戰狼能承載鐵人教頭雄渾的體格。

近衛騎士們都笑稱拿著長戟,騎在戰狼上頭的隊長是人狼一體的「絕對無雙」。

歐堤爾和塞拉斯曾經有幸目睹騎在戰狼上的近衛隊長在三分鐘內“秒敗”二十幾個實力中上的近衛騎士。

座下的巨大猛獸光是一聲威脅性的低吼,就可以讓其他黑爪狼夾著尾巴竄逃,更不用說本來就很強的鐵人教頭氣勢萬鈞的拿著長戟,在每個人的後頭奮力追擊的模樣了。

 

望著幾個交情不錯的騎士從狼鞍上慘叫著飛出去,那一瞬間歐堤爾和塞拉斯都很慶幸自己還是小孩。

 

而所謂的騎士,當然是能夠騎著東西戰鬥才有資格叫做騎士。

在鐵人教頭的觀念裡,不能騎上座騎對付敵人的一律叫做步兵。步兵和騎兵最大的差別在於機動性和破壞力。雖然對於這一點歐堤爾沒辦法認同,但鐵人教頭強大的「無雙模式」卻也讓自己沒辦法反駁。

只有在本身的戰鬥技巧達到一定程度後,鐵人教頭才會允許騎士們進行騎乘訓練,就算是貴為王子的歐堤爾和自家的獨生子塞拉斯,也絕不例外。

 

自從在時鐘塔學會「生命之流」以後,歐堤爾在戰鬥方面就有了長足的進步。

既然同樣是武鬥派,鐵人教頭變毫不藏私的教導學會生命之流的歐堤爾使用「氣力」的方法。使原本只會把生命能量用來強化武器的他,更進一步學會了從武器中掃出「劍氣」的訣竅。

雖然還不像鐵人教頭一樣可以從遠距離劈開木樁,但至少在和隊長交手時,鋒利的劍氣已經到了讓他需要費神閃躲的程度了。

而除了劍氣,歐堤爾也學會將生命能量高度凝聚在身體的特定部位,用來保護肉體的「氣盾」。

氣盾不只能用來防禦,也適合在赤手空拳的肉搏戰中用來攻擊。將氣盾凝聚在手上的鐵人教頭能輕鬆打穿石壁,或是捏碎朝他劈來的劍刃。將氣盾完全學會花了歐堤爾一段不算短的時間,為此他還特別跑到時鐘塔,向皮爾塞克魔導師請益了好幾次。

 

相較於歐堤爾,學會「冰凍術」的塞拉斯則有更多的改變。

在能夠完全熟練的操縱凍氣後,塞拉斯原本銀中帶藍的頭髮變成了霜藍色,四周還經常籠罩著一股淡淡的寒氣,即使是大冷天也依然穿著短褲和無袖工作服在外頭走來走去。

除此之外,原本只能將凍氣壓入箭矢或刀身的塞拉斯還學會了「霜霧」。

雖然白色霧氣能有效遮蔽敵人的視線,造成戰鬥上的優勢,但這種花俏的法術卻被鐵人教頭認定為不入流的附加效果。

賭氣的塞拉斯於是更加勤勞的研究將凍氣使用在實戰用途,最後在皮爾塞克的刻意指導下,塞拉斯終於學會兇猛的「冰簇箭」,這才讓鐵人教頭感到驚訝。

所謂的冰簇箭是指將射出的箭矢或是手握的刀鋒灌滿飽足的凍氣,然後在命中對手的同時,大量的寒氣就會釋放出來,將對方體內凍住的水分化為半透明的荊棘破體而出的。

不過,或許是少了皮爾塞克所說的「魔法師基本的想像力」,塞拉斯還是學不會遠距離的冰凍術。

與其要他拿魔杖,他寧願選擇更稱手的小刀,或是弓箭一類的東西。

 

「看我的厲害!!」

「波動半月斬。」歐堤爾一吼,劍刃掃出的弧形劍氣將疾射而來的三根箭矢完全擊碎,兩股力量在半空中猛然交撞,迸裂出帶著寒冷碎屑的煙塵。

在鐵人教頭的安排下,兩人每過一段時間就會例行決鬥一次,畢竟在對戰中,實戰經驗決定大部分的成敗結果,除此也可以趁機確認兩人實力,安排下一階段的訓練菜單。

此時的歐堤爾已經十四歲了,及腰的銀色長髮用皮繩牢牢束起,紮成乾淨俐落的馬尾造型。除了更凌厲的眼神,歐堤爾的武器也從寬劍換成雙手巨劍,左臉頰多了道叉字形的淡褐色疤痕。

「怎麼又是劍氣,真是太奸詐了!」

「因為被你的箭射到會很痛啊!」

持著巨劍劍身擋開兩記逼首而來的射擊,歐堤爾往前一躍又是一陣重斬,塞拉斯則靈敏的迅速飛退,躲到歐堤爾的攻擊範圍外頭進行反擊。

十二歲的塞拉斯裹著橘黃色的頭巾,無袖的工匠服外,裸著一雙因射箭和打鐵而鍛鍊到相當精實的手臂。即使如使,塞拉斯的身高還是矮了歐堤爾很大一截,對於這點他非常在意。

躲到攻擊範圍外的塞拉斯一笑,周身捲起一陣充滿低溫的氣流,掩身蔽形的濃濃白霧緊接而來,不但遮去塞拉斯的位置,也讓原本擺開鬥架式的歐堤爾守勢倏開,緊繃的凝神戒備。

腳步聲?歐堤爾皺眉,連連橫劍擋下霧中突襲的箭矢。這招被鐵人教頭戲為「花拳繡腿」的白霧,想不到實際應付起來這麼麻煩。

白霧裡還夾雜著低溫,讓歐堤爾連呼吸都會吐出霧氣。看來塞拉斯也把這招給強化了。

歐堤爾一笑,那招雖然還沒完成,不過管不了這麼多,自己總不能單方面一直挨打吧?

運氣,吐勁,在下一記箭矢射來的時候同時往下一劈,延地勁持的劍氣不但碎開箭矢,還將籠身的霜霧直接劈散開來。連帶將躲在攻擊範圍外的塞拉斯,措手不及地高高拋向天空。

「哇!慘了。」飛起的塞拉斯眼見下方就是堅硬的岩石地面,害怕的閉上眼,而歐堤爾則是丟開手中的巨劍迅速衝過去,想把塞拉斯接住。兩個方才還在全力比拼的對手最後狼狽的摔在一起,一人倒一人跌,仰躺在地面上不斷喘氣。

鐵人教頭若有所思的點點頭,伸手比了個暫停的信號。兩人站起身拍拍身上的灰塵,禮貌性的戶敬武鬥之禮。

「今天就先到這裡為止吧!」鐵人教頭用充滿威嚴的眼神望向兩人,沉默了一會兒才說道:「塞拉斯,還有王子殿下。從明天開始,我們就要開始進行騎乘訓練,希望你們兩個明天不要遲到了。」

「太好了!歐堤爾。我們可以騎狼了耶!騎乘訓練?我等好久了!」塞拉斯興奮的大喊,身為王子殿下友人的他,自然被賦與能夠直呼王子本名的權利。

「意思也就是,我們的實力已經達到隊長期望的標準囉?」歐堤爾想了想,不太確定的問道。

「難道你們剛才的表現還不夠明白嗎?」鐵人教頭微微一笑。

 

雖然年紀似乎還小了點,不過也該是讓他們擁有自己座騎的時候了。

 

★★★★★

 

  但是到了隔天,原本應該進行的騎乘訓練卻突然出現意料之外的變化。

  原因無他,而是鐵人教頭昨天突然收到一封信,近衛隊騎士的副隊長「馬修」今天要回到近衛隊的軍營裡。

  「馬修是專業的騎兵,雖然論武力和比我還差一點,不過比起我來教你們,由他來教你們可以學到更多。」不難想像鐵人教頭對這兩個從小看著長大的孩子多了份寵愛,望子成龍的心情不只對塞拉斯,對歐堤爾也是一樣。

  「馬修副隊長!」歐堤爾驚訝的問道,雖然他來到近衛隊多少有聽過一些傳聞,卻從來沒真正見過這號人物。畢竟在歐堤爾四歲的時候,副隊長馬修就離開沃爾德,跑到諾亞大陸各地進行長時間的冒險。

  除了長於魔物研究,馬修還有個叫做「龍騎兵」的帥氣稱號,就連鐵人教頭騎乘的北方戰狼,也是由馬修設計誘捕和馴服的,所有的傳聞在在加強了副隊長的神秘感。不只是歐堤爾,塞拉斯也期待著和傳說中的副隊長會面。

  

  正閒聊著,頭頂的天空突然閃過一片巨大的黑影,一頭紅色亞龍拍著巨大的雙翼,突然出現在近衛隊的正上方。

  「鐵人隊長,您不下令現在攻擊嗎?」首先反應過來的歐堤爾直接問道,而沒看過巨大生物的塞拉斯則是仰頭張口,驚訝的說不出話來。

  「要攻擊什麼?」

  「當然是上面的龍啊?」

  「那你有辦法打的到他嗎?」鐵人隊長笑著反問。

  劍氣的攻擊範圍沒那麼廣,而弓箭朝上的射擊距離也有限。歐堤爾思索了一下:「或許得用投石器才行,或是趁他俯衝的時候想辦法爬到他的身上吧?」

  雖然遠距離戰鬥沒什麼把握,但即使是亞龍,對於緊貼著身體不放的敵人應該也很棘手吧?

  「嗯~好判斷。不過這隻龍不是敵人,他飛行的方式是一種準備降落的訊號。」鐵人隊長笑了笑:「你跟塞拉斯一天到晚吵著要看的馬修副隊長,現在就在那隻亞龍的身上。」

  「什麼?」兩人異口同聲的驚訝道,但驚訝的聲音很快就被重物落地的巨響給掩蓋住了。

  巨大的亞龍降落在近衛隊的廣場上,前爪刨抓著地面,在彎下頸子的同時,一個風塵僕僕的男人從龍背上走了下來。

  「近衛隊看起來多了些出色的後輩嘛!鐵頭,他們是你的學生嗎?」凌厲的眼神大略掃視一番,身披灰色斗篷的男人這露出微笑。

  「我回來了,鐵頭隊長。」

  「歡迎歸隊,副隊長。」拳頭敲拳頭,漫不經心的招呼動作卻吹出一陣刺痛膚的沙風,同時也吹開罩住男人大半臉頰的兜帽,露出男人的真實面孔。

  「歐堤爾、塞拉斯,這位就是之後負責指導你們騎術的馬修副隊長,向他問號好吧!」

  「馬修副隊長,您好。」

  「用不著這麼拘謹啦!」名為馬修的男人扯開微笑,他的外貌雖然是精靈無誤,一雙眼睛卻是罕見的橘黃色獸瞳。

  「這十年你都跑到哪去啦?馬修。既然偶爾會回到沃爾德,那怎麼不來騎士團坐坐呢?」鐵人教頭打趣的問道。

  「多虧了那傢伙,諾亞大陸我幾乎全部都跑遍了,不過白霧山脈還是越不過去,世界之牆比想像中還要高上不少。」馬修有些惋惜的說道。

  「比起這個,我還是先把那傢伙收起來吧?曼達!不可以噴火!」紅色亞龍的腳底出現一個巨大的魔法陣,被近衛騎士們好奇包圍,露出警戒神色的亞龍身型一縮,變成一隻巴掌大,帶著翅膀的紅色小蜥蜴,接著慌張的竄上馬修的手臂,躲進斗篷底下。

  「你們嚇到他了,這孩子很怕生的。」安撫的拍了拍蜷縮在肩上的夥伴,馬修嘆了口氣:「要是再稍微晚個半分鐘,你們說不定就會變成這傢伙的晚餐了,曼達喜歡吃烤肉,下次記得不要圍他,瞭解嘛?」

  「遵命,副隊長。」

  「你的座騎是不是換了換,亞諾德,你原本的那隻風龍呢?」鐵人教頭問道,表情就像在詢問老朋友一樣。

  「冒險途中他取了老婆,最後回家生蛋去了。」馬修的表情有些無奈:「好在我另外又找了新夥伴,否則沒有那隻見色忘友的老色龍代步,我可能還要在過十年才回的了家呢。」

  「哈哈,話說回來,你要不要去狼圈看看,幫這兩個孩子挑一下他們適合的戰狼?而且狼圈還最近還出生了一些小狼仔,連眼睛都還沒睜開呢!」

  「接生的時候我們也有幫忙喔!」塞拉斯突然插嘴說道,馬修副隊長這才低頭看著他和歐堤爾。

  「這兩個孩子常常在照顧狼群吧?」光聞氣味他就知道了。

  「是阿!對那些傢伙,他們倆熟得很。」鐵人教頭笑著說,馬修則皺起眉頭盯著他們好一會兒。

  「嗯,雖然騎術也很重要啦!不過比起那種簡單的東西,我想你們兩個如果有興趣學習馴獸,速度應該也會很快。」

  「你想教他們兩個馴獸?」

  「既然他們習慣跟那些大傢伙相處,教點馴獸技術又有何不可?反正在騎士團都會用到。」馬修聳聳肩。

  「那我們可以騎龍嘛?」塞拉斯興奮的問道,歐堤爾雖然也很想騎卻沒有開口,只是望著馬修等待他的回答。

  「你說呢?曼達?」紅色小蜥蜴探出頭,好奇的望著兩人,然後一溜煙的躲回斗篷底下。

  「我看還是算了,等到你們學會馴獸,自然有辦法消除曼達的緊張感再說吧!否則在此之前,下場不是全熟就是半熟,你們應該也見識到了吧?」

  「意思就是,如果我們先學會馴獸,你就會讓我們騎龍對吧?」歐堤爾自己做出結論。

  「就剛才的意思來看,也可以這麼說。」馬修一愣,原意好像有點被引導到別的地方去了?

  「那就這麼說定了,我跟歐堤爾要先學馴獸,再學騎乘。隊長老爸,這樣可以嗎?反正副隊長又不會跑掉!」塞拉斯央求著。

  「反正你們說什麼都想騎龍就對了?」

  「沒錯,隊長英明!」塞拉斯笑嘻嘻的回答道,歐堤爾則微笑著點點頭。

  「馬修,看樣子要辛苦你了……」鐵人教頭苦笑著拍拍副隊長的肩頭,反正一旦他們決定了什麼,他再怎麼反對也沒有用。

 

  於是在副隊長的指導下,歐堤爾和塞拉斯的馴獸課程正式展開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