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寫作是灌注靈魂的甜蜜過程,
繪畫是凝凍時空的優雅魔法,
烹飪是熬煮日常的生命火焰,
咖啡是泉源靈感的賢者之石。

以自創作品、日常雜談和時事牢騷為主。
  • 565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七)時鐘塔 之二

*****

 

  雖然是人類的外貌,但是在血統上,塞拉斯卻是不折不扣的半精靈。

也因為體內一半的精靈之血,塞拉斯很幸運的擁有和一般精靈一樣操縱元素的能力。

  窩在儀式室的一角,塞拉斯翻閱著手上那本「冰凍的冰凍書」。雖然知道自己天生有讓熱水降溫的本事,但塞拉斯卻沒有好好學習過冥想。理所當然的,面對博大精神的魔法咒術,塞拉斯當然是第一次。

  指尖一彈,半透明的淡藍冷光將牆角的石磚凍凝起來。

  雖然能將東西瞬間凍起來真的很酷,準頭對身為弓箭手的自己也沒有問題,但是物體冰結的時間好像不是很久。塞拉斯皺起眉,新結出的冰塊不用五分鐘就化成一攤水,看起來自己還要多多練習才行。

  「所以呢?進展的怎麼樣?」皮爾塞克從塞拉斯背後冷不防的出現,讓專注思考的塞拉斯嚇了一大跳。

  「哇!臭老頭,要是再嚇我一次,我絕對會掐死你。」下意識的第一反應就是髒話,但塞拉斯說完馬上就後悔了。因為皮爾塞克魔導師正看著自己,一副笑得非常邪惡的樣子。

  「不就是冷凍時間不夠長嗎?你的問題其實很容易解決的。」皮爾塞克聳聳肩,表示自己對剛才的話完全不在意。

  「皮……要怎麼解決?」硬生生拉回拗口的稱呼,塞拉斯有些尷尬的問。

  「就像樣囉!」魔導師食指一彈,兩人的腳下倏忽一空,同時朝著無邊無際的黑暗下墜。但連第一聲尖叫都還沒結束,塞拉斯便硬生生撞上一大團又冰又冷的東西。

  塞拉斯很驚訝的發現,此時的自己竟然身處在戶外。

  他站在一篇寬廣的平原上頭,四周只有幾株稀疏的乾枯植物。頭頂上的天空被鐵灰色的雲層完全遮掩,放眼所及除了冰雪還是冰雪,四周白靄靄的一片。

  一陣冷風颳來,僅穿著短褲短袖的塞拉斯開始無助的發抖。

  「皮、皮爾塞克魔導師!你在哪裡呀!」塞拉斯扯開喉嚨大喊,四周的溫度低到他一開口就呼出大量的白色蒸氣。空蕩蕩的曠野沒有任何聲音,除了寒冷的風,天空甚至開始飄下細雪,讓塞拉斯只能搓著肩膀,努力讓自己暖和一點。

  身邊除了那本「冰凍的冰凍書」,還有一件原本鋪在地上的儀式毯就掛不遠的岩石上。

  抹了抹結成冰珠的眼淚,不想坐以待斃的塞拉斯裹上唯一能用來保暖的東西,在只能看見地平線的極寒大地吃力的邁開步伐。每走一步,冰冷的雪花就會湧上他的膝蓋,一點一點的剝奪他的體溫。

  「可惡的老頭,我才不會認輸呢……」雖然嘴上依然強硬,但逐漸朦朧的意識襲上塞拉斯的眼皮。在塞拉斯暈倒之前,他似乎看見一抹熟悉的詭秘笑容。

 

*****

 

  納悶的看著四周白靄靄的景色,歐堤爾踩著腳下的霜雪一路前行。

  不久之前,看書看到一半的他腳下忽然出現一個魔法陣,接著就眼前一黑,突然跌落到這個冷颼颼的地方來了。

  雖然身上的短袖不足以禦寒,但歐堤爾已經學會如何將生命能量包覆在自己身上,只要覺得冷他就多加一層,使一層又一層的生命能量包覆著身體。也因此,宛如穿著無形大衣的歐堤爾根本無畏風寒,最後來到這個寒冷空間唯一的建築物旁。

  正當他打算要敲門,裡面卻傳來熟悉的爆吼聲響。

  「什麼叫出了點小意外呀?你害我差點死掉你知不知道!」加上乒乒乓乓的丟擲聲,歐堤爾一愣,這的確是塞拉斯的聲音。

  「沒有實際體驗過霜雪,你這個傻孩子怎麼可能用的好冰凍術?你看你現在不就稍微順手了些嗎?」皮爾塞克充滿挑臖意味的一笑,準備在他臉上砸開的大冰錐忽然硬生生偏轉,直接砸穿後頭的門板,擦過門外歐堤爾的耳際。

  「塞拉斯,皮爾塞克魔導師,果然是你們。」歐堤爾推開門,對眼前亂糟糟的景象一陣沉默。

  「王子殿下,怎麼連你也來了?」塞拉斯驚訝的喊。

  「因為這裡是附近唯一看起來可能有人的地方。」歐堤爾答非所問。

  「你看我說得沒錯吧?歐堤爾殿下雖然也處在冰天雪地裡,而且條件也跟你差不多,但為什麼他就沒有事呢?按照道理來說,應該是熟悉霜雪操縱的你會比較佔優勢才對。」

試著感受元素的力量,並且想像自己化為元素的一部分不正是操縱魔法的基礎嗎?

塞拉斯低下頭,方才的他的確一點試著施展魔法的念頭也沒有。事實上從踏進這裡開始,他就只想著要怎麼離開這個寒冷的地方,還有對扔下自己不管的皮爾塞克魔導師生氣而已。

「皮爾塞克魔導師,我和塞拉斯的年紀都還小,在思慮上還不是很周全,因此無法瞭解您想要傳達的意思。」歐堤爾微微欠身。「如果您肯再給我們一次機會,我保證這一次,我們一定會用功學習的。」

  「拜託你了。」塞拉斯也跟著低下頭。

  「歐堤爾殿下就算了,居然連這個脾氣暴躁的小子也肯拉下臉來拜託我?唉~我又沒有責備你們的意思,弄的我好像是突然要趕走你們的壞人一樣。」皮爾塞克魔導師楞了楞,笑嘻嘻的說。

  「不過既然你們拜託我了,可就要有受苦受難的心理準備喔。」

犀利無比的眼神望的兩人心中一凜,歐堤爾和塞拉斯彼此對望著,異口同聲說出相同的答案。

 

  「是!」

 

*****

 

  猛烈的暴風雪剛停,歐堤爾便扛著鏟子走到室外,開始把被積雪埋住的小木屋給搶救出來。

  這個被稱為「懼寒領域」的空間本來是皮爾塞克魔導師拿來冰藏食物的地方,現在卻意外有了新用途-兩人的修煉場。

  風雪過後的氣溫自然驟降不少,但對於學會操縱生命能量的歐堤爾來說卻不是什麼大問題。即使身上只穿著一條短褲,甚至還赤著腳,但歐堤爾一點都不覺得寒冷。

  他閉上眼,將一部分的生命能量包覆到鏟子上,緊壓成堅冰的雪堆被鏟子輕輕一敲馬上就融化了。

  而在小屋的另一頭,同樣只穿著一條短褲的塞拉斯也在進行鏟雪工作。

  透過冥想和冰元素逐漸融為一體後,塞拉斯已經完全無視戶外的寒冷了。雖然沒辦法很帥氣的命令雪堆自動讓路,但至少可以製造一根尖硬的冰鏟來鏟雪,或是凝出一堵冰壁充當擋土牆。

  望著窗外認真工作的兩人,皮爾塞克魔導師默默點頭表示讚許。算算時間,他們倆已經在「懼寒領域」修行超過二十天了。

  而且就像他們所承諾的,這二十來天他們也真的很努力學習,實力與剛到時鐘塔時相比,已經有非常明顯的落差了。

  「啊~累死我了,總算是把雪都給鏟完了。」把冰鏟往外隨便一扔,塞拉斯直接窩進躺椅休息。

  「皮爾塞克魔導師,我們接下來應該要做什麼呢?」瞪了塞拉斯一眼,歐堤爾態度比較積極一些。

  「這個嘛……也該是驗收你們兩人修行成果的時候了。」皮爾塞克魔導師微笑著說:「你們先把衣服給穿上吧。時鐘塔似乎有客人來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