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寫作是灌注靈魂的甜蜜過程,
繪畫是凝凍時空的優雅魔法,
烹飪是熬煮日常的生命火焰,
咖啡是泉源靈感的賢者之石。

以自創作品、日常雜談和時事牢騷為主。
  • 565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外篇.秘密的美味

  原本這種「小任務」應該勞煩不到王宮近衛隊的層級。

  但在獲知肉食植物出沒之後,鐵人教頭卻想也沒多想就迅速出兵,而踴躍者還多得很。

  因此在他的帶領下,包含歐堤爾和塞拉斯在內,一小隊人馬前往「據說」充滿肉食植物的區域進行清理動作。

 

  「好緊張喔!這是我第一次跟大夥一起出來……塞拉斯,你呢?」走在隊伍中間的歐堤爾戳著身旁的夥伴。全副武裝的他穿著制式輕鎧,手裡握著長槍,腰上還掛著一把單手劍,看起來就像一般的近衛騎士,只是年紀更小了點。

  「……」身旁的塞拉斯沒有理他。今天他手持長弓、背後背著箭筒,睡眼惺忪的打了幾個大大的呵欠。掛在腰上的單手劍是他昨天為自己量身打造的,為此還不小心熬了點夜。

 

  「停。」鐵人教頭手一抬,所有人的腳步聲嘎然而止。

  方才四周還有些許的蟲鳴或鳥鳴,但在踏入這個區域後,聲音卻突然全都消失了。鐵人教頭凝視著四周,眼尖的他發現一朵紅色的鮮花慢慢縮回樹叢裡去。看來是個謹慎的傢伙,他冷笑了一下。

 

  「全體原地“休息”,把營火給我升起來。」鐵人教頭命令道。

「該不會是目的地已經到了吧?」似乎也發現氣氛的不尋常,歐堤爾拉拉塞拉斯的衣角急切的問到。但後者卻只是兩眼無神的望著他,又打個大大的呵欠。

 

在鐵人教頭的命令下,熊熊烈火迅速在眾人的中央升起。

 

「師父大人,我記得我們好像沒有準備外出用的糧餉。我們要煮什麼?」歐堤爾疑惑的問,所以的士兵談天的談天,休息的休息,氣氛輕鬆得很。

「食物很快會就來啦!」鐵人教頭笑了笑,指著頭頂上方。

「肉、肉、肉食……」歐堤爾臉色一變,密密麻麻的深綠色藤蔓幾乎把上方的範圍都給遮起來了。這種綠色藤蔓剛好就是會把人搾成乾屍的那種。根據書上的記載,藤蔓在制住獵物時還會從頂端注射神經毒素,使獵物無法動彈。

「那個休息是備戰的意思。王子殿下,你剛剛沒發現休息兩個字是加重音嗎?」路人甲騎士拍拍歐堤爾的肩頭,用前輩的口吻說道。此時歐堤爾才發現,他們休息歸休息,但所有人的武器並沒有離開過手。

 

「作戰開始!」鐵人教頭將火把朝上方一丟,灼燒籠罩上方的藤蔓群。就像開戰的信號般,十幾個人同時衝向離自己最近的綠色藤蔓開始攻擊。

「原本大概是想全部包起來之後再分泌消化液吧,真是超貪心的。這樣不可以喔!」路人乙騎士手起刀落,本來想捲住他四肢的數根藤蔓應聲斷裂,噴出許多金黃色的液體。

「戰鬥結束記得裝幾罐回去,老灰熊會很開心的。」鐵人教頭不忘記提醒兒子,今天既然要劈柴,那手上的長柄戰斧自然是在適合不過了。

 

手持單手劍的歐堤爾不斷劈開想往自己身上捲來的藤蔓。歷經平日的地獄特訓,他所有的反擊都是在思考前就出手。

面無表情的他一步也沒動過,斷裂的藤蔓在身邊逐漸堆出一個深綠色的圓圈,逼近圓圈內部的藤蔓不用一秒就被削斷,切口既乾淨又平整。就像平日被他切開的幾千個木樁那樣。

 

塞拉斯則信步走在在落下的藤蔓和隊友之間,手持弓箭的他眼神飄移,在樹與樹之間尋找一種形狀普通的暗紅色花朵。

每一發射出去的箭矢都準確的把小紅花釘在旁邊的樹幹上,中心被粉碎的紅花失去感應器的功能,馬上就現出本來醜陋猙獰的真面目---撒滿白點的咖啡色肉質花瓣和中央的大眼睛,接著迅速腐爛。

 

纏鬥了好一會兒,自知不敵的藤蔓開始撤退。而隱藏在土中的本體自然暴露了行蹤,小樹幹規模的肥碩軀體被騎士們連根挖出,然後被一把火燒的乾乾淨淨。

 

歐堤爾望著肉食藤蔓的本體,燃燒過後的它已經毫無威脅,表皮焦黑的動也不動了。

 

這棵食肉無數的怪物接下來就會被分解,然後成為森林其他植物的養分了吧?否則,在世界樹海旺盛生命力的滋養下,這株殘敗的肉食植物很快就會復原,再次成為森林其他物種的威脅。

對於自己今天行使的正義,歐堤爾很肯定的點點頭。

 

「好啦!把這根大蘿蔔給我抬回去,今天晚上可以加菜了。」鐵人教頭一聲令下,歐堤爾的表情瞬間全垮了。

騎士們大聲歡呼,七手八腳的把塊根分解裝袋,這麼肥的傢伙應該可以吃上好一段時間。

「不知道嗎?肉食植物的莖雖然具有攻擊性還會分泌毒液,但是肥大的根可是難得的美味呢!王子殿下,看來您的野外求生知識還要在加強才行。」鐵人教頭雙手抱胸,理所當然的解答。

「這個很好吃,尤其是煮湯很讚。」一旁的騎士說。

「蒸過拿來作沙拉也不錯。」塞拉斯收起裝滿金色液體的瓶灌,在一旁補充說明道。

  「隊長,還要找找附近還有別棵嗎?」騎士甲問到。

  「怕不夠吃啊?先回去把這棵處理掉,否則就不新鮮了。」鐵人教頭冷眉一斂,嚴肅無比的說。

 

一般人會把這種東西拿來吃嗎?還是只要戰士當久了,就沒有不敢吃的東西了?

歐堤爾心想,然後搖搖頭,快速追上騎士們的腳步。

 

在回去享用美食之前,他們還得先把地上的藤蔓殘枝給燒光才行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