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寫作是灌注靈魂的甜蜜過程,
繪畫是凝凍時空的優雅魔法,
烹飪是熬煮日常的生命火焰,
咖啡是泉源靈感的賢者之石。

以自創作品、日常雜談和時事牢騷為主。
  • 565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外篇.鐵鎚與火花

歐魯莫.貝爾是純爐工坊的首席鐵匠。

他雖然是純正的精靈族,卻擁有一張連岩石怪都自嘆弗如的粗獷外表。

小山般的雄壯體格,再加上他總是喜歡披著一件灰黑色的熊皮,因此久而久之,歐魯莫.馬爾堤這個名字已經沒什麼人知道了。不過只要問到「純爐工坊的熊叔」在哪,所有人的手都會指向同一個方向。

 

純爐工坊的熊叔今天也站在大熔爐前,用力鍛造著手中的兵器。

遠遠的,一個小小的身影吃力的爬上緩坡,後面還傳來木輪輾地的聲音。眼熟的藍髮男孩拉著推車,推車上滿滿都是幾近報廢的兵器和雜物。

「哦~這不是鐵頭的孩子嗎?又壞了什麼東西要我們修理的?」熊大叔擦擦汗,將手中的半成品插回熔爐中重新冶煉,站起來熱情的招呼著。

 

塞拉斯記得爸爸曾經告訴他,年輕時期的熊叔和自己是戰友。被遵奉為「狂戰士」的他擅使雙手巨劍,能輕鬆砍斷需要三人合抱的超大木樁。但在某一次驅趕大岩龍的任務中,他為了掩護隊友受到重傷,之後他便放棄近衛隊的身份,轉而成為純爐工坊的鐵匠。

或許是能讓自己仰望過去的榮光,當時的雙手劍就掛在入口的牆壁上。

當然,轉任鐵匠後的運動量自然沒有戰士來的大,現在身上的肌肉壯碩歸壯碩,但肚子上的六塊鐵胄早就化為一團暖呼呼的和氣了。

 

「壞掉的武器可多著呢……」

仰望著熊叔親切的笑臉,塞拉斯吞了口口水。

  折斷的長槍、破損的單手劍、被打凹的釘頭鎚、缺角的小圓盾和斧頭……,仔細端詳著推車上的東西,熊叔的臉色越來越難看。他最討厭不愛惜武器的戰士了。

  「鐵頭有說這些東西什麼時候要嘛?」臉色難看歸難看,但熊叔依然努力維持溫和的語調,吩咐手下的鐵匠們將東西般進去。

  「嗯……老爸,他說……」塞拉斯望著身旁的小推車,停頓了一段時間才鼓起勇氣擠出下一句話:「他說這些東西已經不要了,不過他說請你用這些材料,打、打造五千隻鋼箭頭。」

  此時的塞拉斯還不知道,五千隻超耐用的鋼箭矢其實就是準備進入弓術地獄的前奏。

  「嘖!鐵頭這傢伙還真愛找麻煩。我知道了,五千枚鋼箭是吧?我會盡量趕工的。」笑了笑,熊叔拍拍塞拉斯的肩膀,繼續拿起鐵鎚開始一下又一下的敲打。

  畢竟比起修理武器,把那些一看就知道是廢鐵的東西重新融煉還要來的更輕鬆些。難得這次鐵頭會想的這麼周到。

 

  塞拉斯暗自鬆了口氣,畢竟一次送上這麼多工作,難保哪天不是被熊叔溫柔的拍拍肩膀,而是被盛怒的大灰熊給一掌捏碎。

  既然閒著也是閒著,他索性站在熊叔的旁邊看他打鐵。比起即將入冬的沃爾德,待在純爐工坊的熔爐前還溫暖一點。

 

  工作中的鐵匠有股內斂的魅力,讓塞拉斯看的有些入神。

  鐵鎚在鉆上敲出一陣又一陣的火星,沒一會功夫,原本在鉆上半融化的不規則鐵塊被反覆延展的拉了又拉,摺了又摺,最後竟逐漸變成繁複又細密的鐵雕花。塞拉斯看得出來那是西洋劍的劍咢。

  而在劍咢的部份完成之後,熊叔又將手中的東西浸入冰水中降溫。雕花前端還有有一塊還沒加工的熔鐵,想必那就是西洋劍的劍身了吧?

 

  「咦?你還沒走啊?」擦擦汗,熊叔將手中的東西再重新放回熔爐加熱。一把好的武器必須反覆好幾次這樣的步驟,才能把鋼鐵中多餘的雜質去除出來。

  「熊叔剛剛好厲害喔!你在做的是西洋劍嗎?」塞拉斯問道。

  「是二王子要用的西洋劍,不過這點程度還不夠就是了。」

  塞拉斯望著爐中半融化的鐵塊發愣,沒想到這麼大的一雙手居然能像變魔術一樣做出這麼漂亮的東西。鐵鉆與鎚相互敲擊的驚隨,似乎引起了他小小的興趣。

「想不想試一次看看?」熊叔微笑著問,這孩子看見了火花的精粹所在。

  「可以嗎?」

  「當然可以,打鐵這種東西誰都學的會。」他從腰際的皮帶拿出一支小鐵鎚,再夾了一塊半融化的金屬片。

  塞拉斯踩著鼓風爐,在熊叔的指導下先熔鐵,然後一下又一下用力的敲打起來,把盾牌的缺角打成一把輕便的隨身小刀。

  

  看著別人在做很簡單,但是自己在進行相同的工作卻相當吃力。

  爐火烤紅塞拉斯的臉,站在熔爐前方的他雖然汗如雨下,卻忘我的淬煉著手中的匕首。最後冷卻,打磨。直到最後終於在熊叔的首肯下完成作品,他抬起頭,發現已經是接近傍晚的時刻了。

 

  完成的匕首形狀當然很奇怪,塞拉斯看著自己的作品,心中有些洩氣。

  「別愁眉苦臉的,以初學者來說,這樣很了不起了!不信你看。」用力一砍,鋒利的刀身直接砍進工作抬的木桌裡。這可不是恭維,雖然他一直站在旁邊指導,但很少人能在第一天就做出一件像樣的成品來。

  「那……我明天也可以來嗎?」鼓起勇氣,塞拉斯難掩躍躍欲試的興奮。

「這個嘛……」還真是個大難題。不過熊叔抬起頭,正眼對上了躲在營帳門口一臉嚴肅的鐵人教頭。

原來擔心兒子的老爸偷偷跟了過來,在對上老友的眼神後直接了當的點點頭,然後轉身走開。

「好的戰士需要瞭解自己武器,而最好的方法就是從頭開始製造他。」熊叔知道,如果換成鐵人教頭,他一定會這麼說。

 

  「當然可以,不過你要答應我,不論是近衛隊的訓練還是這裡的工作都要認真才行喔!」

  「沒有問題。」塞拉斯急切的拍胸保證。

  「也絕對不可以中途放棄喔。」

  「嗯!」男孩又點了點頭。

  「最後就是……」熊叔壓低了聲音「記得以後過來的時候,偶爾幫我偷帶你爸的私釀就可以了。」

 

  靠著蘋果酒和鐵人老爸的暗中支持,塞拉斯的工匠之路便從此開始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