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寫作是灌注靈魂的甜蜜過程,
繪畫是凝凍時空的優雅魔法,
烹飪是熬煮日常的生命火焰,
咖啡是泉源靈感的賢者之石。

以自創作品、日常雜談和時事牢騷為主。
  • 565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外篇.鐵人、長槍、蘋果派

老師說,武器就是同伴,就算是把看起來很普通的木棍也一樣。

所以雖然歐堤爾很想拿亮晃晃的單手劍,但還是被迫跟木棍相處了接近三個月,每天握著他,背著他寸步不離,就連吃飯睡覺都要放在伸手可及之處。

而且老師教的招式也不多,不外乎就是劈、挑、掃、刺這幾個基本動作而已,略有抱怨就會增加練習的次數。

雖然頗有微詞,但師父強調一切的重點都是基本功和實戰經驗,所以歐堤爾整整拿木棍劈樁,劈了三個月。

當時的塞拉斯只有六歲,卻因為在旁邊偷笑所以被抓來一起練習,共患難的微妙友情就是從那時培養出來的。

直到某天歐堤爾下意識的把逃脫的狼一棒敲昏,他才知道師父的目的。

 

基本的棒術之後是弓術,而弓術是以森林為家的精靈們基礎的必修課程。

以「哪個精靈不會射箭」當理由開始,兩人從棒術地獄進入了弓術地獄。

等到手上的武器換成弓,歐堤爾才開始想念前三個月超討厭的木棍。至少木棍的基礎動作還有四、五種,而弓箭的動作卻只有死板的一種———射。

而且好死不死,鐵人教頭的強項又是弓箭,射術神準到被稱為「鷹眼」,每一箭都會命中紅心而且射穿標把。

於是接下來的歐堤爾每天都要射掉上百隻箭,而以為自己本來就會拉弓射箭的小神童塞拉斯更慘,鐵人教頭對自己兒子的要求更嚴,練習射擊的次數是歐堤爾的十倍。

塞拉斯從此被調教成「鷹眼二號」,能輕鬆射中百來米外的蘋果。

 

第三種兵器是單手劍,比起遠程射擊,歐堤爾更喜歡這種變化性多一點進身兵器。

撇除掉遠程交鋒的弓和長兵器,單手劍是貼身戰鬥中的保命基礎。而理所當然的,從基礎班升級到進階班的兩人,課程也從武器用法增加到實戰練習。年僅十歲的歐堤爾和僅有八歲的塞拉斯,在嚴苛的訓練下,已經到了可以用劍互相拼搏的程度了。

 

除了使用武器,鐵人教頭還嚴格鍛鍊兩人的基礎體能。想當然爾,最好的鍛鍊方法就是跑步了。

是例行性的三圈五圈嗎?鐵人教頭怎麼可能這麼仁慈?

 

「森林裡最常見的動物是狼,要是連狼都跑輸你就完了。」鐵人教頭總是這麼訓話的。

在學會用木棍打爆木樁後,鐵人教頭幫兩人準備了特別的跑步菜單;有可能會賠上小命的那種。

當兩隻大黑狼從籠子裡放出來的時候,兩個半大不小的孩子只能「死命」狂奔,要是被追上了就用手上的木棒幹掉他們。狼的牙齒利不利看兩人屁股上的舊傷就知道了。

只有在快要被狼吃掉的時候,鐵人教頭才會出手相救。光一句「坐下!」就可以讓兩隻半人高的黑狼貼著耳朵趴在地上,連動也不敢動。三個月後塞拉斯雖然還跑不贏狼,但至少爬樹的功力被鍛鍊的非常了得。養成動不動就待在樹上的壞習慣。

 

當然凡事都不是只有壞的一面。在兩人表現好的時候,鐵人教頭也會給予應有的犒賞。

鐵人教頭除了弓術,烤派的技術也堪稱一絕,用來當成箭靶的蘋果絕對不會浪費,有什麼比得上在地獄特訓之後來塊熱呼呼的蘋果派,配上酸酸甜甜的蘋果汁呢?

「可惜你們未成年啊!不然叔叔的私釀也可以偷偷分你們一杯。」晃晃木杯打了個微醺的小嗝,鐵人教頭同時也是個釀蘋果酒的專家,近衛隊的地下酒窖滿滿都是蘋果的味道,這些蘋果酒也是魔鬼教頭可以把部下給治死死的超級秘方。

 

歐堤爾望著近衛隊訓練場,鐵人教頭的吆喝依然宏亮的站在入口就聽的到了。

 

如今輕巧的單手劍已經換成了沈重的雙手巨劍。

而只能喝蘋果汁的精靈少年也逐漸長成能夠暢飲蘋果酒的年紀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