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寫作是灌注靈魂的甜蜜過程,
繪畫是凝凍時空的優雅魔法,
烹飪是熬煮日常的生命火焰,
咖啡是泉源靈感的賢者之石。

以自創作品、日常雜談和時事牢騷為主。
  • 565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四)覺醒之力 其一

繞過廚房,再爬上被稱為「林蔭大道」的陡峭斜坡後,就會看見一棟以灰色巨石堆砌而成的小型堡壘;它就像大部分的實用型建築,結構堅固,外表卻相當不美觀,或者該說,它根本沒有供人評價的外觀。

這棟橫陳在小丘坡頂的巨大岩塊便是近衛騎士團的主堡,灰白色的石牆上爬滿植物藤蔓,醫院廂房便座落在開滿奇花異草的內庭當中。

騎士團的主堡是提供騎士團長以及隊長級騎士居住的場所,在絕對遵奉弱肉強食法則的騎士團當中,唯一的入宿條件就是「實力」,無可披敵、所向披靡的戰鬥實力。

由於精靈的傳統建築都是以木造(根本是棵樹)為主,因此在興建堡壘時,鐵人教頭行商請幾位魔法師使用大地魔法,才終於湊齊足堪使用的材料。

而在經歷史萊姆事件後,騎士團大部分的物資也都移轉ㄨㄢ的物資也被移到主堡的地下倉庫,還白色的石牆上爬滿植物藤蔓。到主堡的地下倉庫,加派人手嚴密看管著。

順道一題,這棟城壘也是「精靈王子歐堤爾」和「御前騎士塞拉斯」平時居住的場所。

實力獲得認可的艾克也加入小隊長的行列,以小隊長之名行保母之實,帶領兩個精靈小孩日復一日的照表操課,鍛鍊著基礎體能以及紮紮實實的對戰練習。

  誠如鐵人教頭所說,在戰場上能讓自己存活的除了基本體能,剩下的就只有逐漸堆積而成的實戰經驗而已。

  艾克看在眼裡,額上冒出冷汗。

  這兩個孩子的學習速度簡直比海綿吸水還快,如果換成是他,絕不可能在和他們相同的年紀就辦到一模一樣的事情。

 

  而訓練場中央,手持一弓一棍的兩個小孩正炙熱得大打出手,根本就忘了艾克的存在。

 

  「哇哈哈!歐堤爾!你太慢了~」塞拉斯頑皮一笑,同時輕輕後躍到長棍的攻擊範圍外頭,從箭袋中抽出兩枚箭矢,扯開弓弦,接著就是兩箭同時飛射。

印象中,他好像看老爸用過這招,不過名稱完全想不起來。

 

「嘖!塞拉斯的速度果然又變快了……」這就是塞拉斯口中秘密特訓的成果嗎?

歐堤爾聚精會神,接著“啪啪”兩聲,將進入攻擊的範圍流箭劈落。雖然對戰前言明絕對不可以對準腦袋和心臟,不用擔心小命不飽,不過被打中還是會痛上好幾天的。

 

為了對付棘手的弓箭,他也瞞著塞拉斯,和艾克偷偷進行打掉石頭的訓練,既然在訓練中能夠打下四面八方飛來石頭,進入攻擊範圍的飛箭他當然也看得清清楚楚。

這一招,鐵人教頭似乎稱之為「圈」或是「圓」。

 

歐堤爾側身一閃,在躲過第三支箭矢的伏擊後拉近距離;佯攻之後的正拳是塞拉斯最近喜歡的攻擊模式。

 

  除了增加實戰經驗,對戰練習還能讓彼此增加競爭意識。

兩個精靈小孩表情猙獰的咬著牙,塞拉斯更是把弓柄當成木棍,和歐堤爾再次短兵相接。

 

「歐堤爾,你很厲害嘛!」

  「呵呵,你也差不多啊!」歐堤爾和塞拉斯一笑,再次激烈的纏鬥起來。一道淡淡的綠色鬥氣在歐堤爾身上若隱若現。

  艾克一愣,在兩個鬥志高昂的小孩腳邊流竄的稀薄能量,難道是……魔力的波動?

 

  然而,凡事都不可能按照既定的計畫走,所謂的意外往往都是突然降臨的。

  就在戰鬥接近尾聲,勝負即將分曉之際,兩個精靈小孩突然同時心悸,眼前一黑,手指抓著胸口直接在訓練場上昏倒過去了。

 

*****

 

「我、我是不是對他們太嚴格了?團長大人。」

「不准哭!」

「是,嗚嗚嗚……」

 

小隊長艾克站在騎士團長後頭,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不斷啜泣。鐵人隊長則雙手抱胸,臉色異常凝重的等待檢查結果。

  理所當然,他們現在正待在騎士團的醫院廂房裡。艾克在他們倒下的第一時間,就直接扛起他們,飛快地衝到這裡來。

 

  「情況怎麼樣了?」看見軍醫檢查完畢,鐵人教頭難掩憂心,心煩意亂的問道。

  「昏過去也就算了,這種高燒要是再不降溫,等他們醒過來就會直接變成白痴。」軍醫龍舌蘭在兩個小孩額頭放上冰枕,忽冷忽熱的折磨下,讓他們倆身體不適的不斷輕顫。

  「軍醫大人,他們本來好好的,怎麼會突然間就……」

  「難道是我的訓練菜單出了問題,讓他們因為操過頭太累,所以不小心染上風寒……」

鐵人教頭思索,他明明有衡量兩個小孩的身體狀況。而更令他百思不解的是,他們還竟然選在同一時間發作,難道生病還有事先約好的?

  「雖然氣息一團亂,不過他們身上並沒有沾染病氣的跡象,心律和呼吸也都相當正常。」龍舌蘭一頓:「這只是我的觀察而已,他們倆現在的狀況,倒是很像獸族所謂的『覺醒』……」

  「團長大人,『覺醒』的意思是?」艾克搔搔頭。

  「你跟獸族熟不熟?」他問。

  「不熟。」

  「也難怪你不知道了。」鐵人教頭點點頭,開始解釋。

 

  獸族位在諾亞大陸的東半部,和迪利斯的人類,沃爾德的精靈並稱為諾亞大陸的三大勢力。

  他們不但再生能力特別強,天生還具有從人型變化為野獸的能力,凡事都喜歡用打架解決,是支天性熱血好鬥的戰鬥種族。

 

  不過獸族並非天生就擁有能夠獸化的能力。

  大約在三到五歲左右,幼年期的獸人會突然無預警的高燒不退。緊接著全身發熱,像是生重病一樣痛苦難當,時間大概會維持七天到十天之久。

  但事實上,這並不是生病,而是獸族得到轉化能力的必經過程。

  大部分的獸族皆崇尚火燄與太陽的凱薩,認定擁有人型、半獸人以及古龍型態的凱撒為獸族的創造者。

  得到獸化能力的高燒更被稱為「凱薩的祝福」,只有在高燒過後的孩子,才會真正被視為獸族的成員。

  雖然在燒退之後,獸族能夠變化的動物並不一定,有時甚至會變成魔物。

  但在接受祝福後能夠變化為「火龍」的獸人,則會被視為「神之子」,進而獲得相當尊貴的身份地位。

 

  「所以團長大人,您的意思是,這兩個孩子會變成半……」

  「並不是。」鐵人教頭直接打斷艾克的話。「用膝蓋想也知道,塞拉斯是我的小孩,我看起來像獸族的人嗎?」

艾克搖頭。團長,您不是獸人,只是長得很像獸族的人類而已。只是這句話他根本不敢說。

 

「歐堤爾!」「塞拉斯!」

醫務室門口傳來兩位女性的聲音,聲音一樣焦急。

 

「黛安王妃殿下,您怎麼突然……」艾克迎接率先進入屋內的女性。

「因為好姊妹跟我說,兒子突然病倒了,所以我才會緊張的趕過來。他人呢?」王妃殿下指的好姊妹自然是軍醫龍舌蘭。

「殿下在那裡。」艾克說。他望著面露憂容的年輕女子,忍不住嘆了口氣。

本名黛安的王妃殿下並不是精靈,而是人類王國.迪利斯的二公主,因為某些政治因素才被送到沃爾德,成為精靈王的妻子之一。

雖然是公主,她卻絲毫沒有貴族的架子,端莊優雅的她平時負責教導禮儀課程。甚至在知道艾克是歐堤爾的好友後,還親手烘培小西點請他品嚐,令人感到既溫柔又親切。

 

不過,既然有兩名女性的聲音,來的就不是只有王妃殿下而已。

 

「巴爾薩克!你可以說明一下,這是怎麼回事?」第一句話不是擔心兒子,而是披頭就找人算帳。

混入殺意的淡淡玫瑰香氣讓鐵人教頭頸子一縮,大難臨頭的感覺突然爬滿全身。

如果說,穿著素色長袍的王妃殿下是朵清新雋永的百合花;那同行的另一名女性,就是朵傲然盛開的大紅玫瑰花。

 

豔麗的玫瑰都有刺。

此時更別提那一根「刺」,就緊緊握在玫瑰花手上。

 

全身紅豔如火的女精靈露出嬌媚醉人的冷然微笑,早已出鞘的西洋劍直接抵住鐵人教頭比野熊還要粗壯的頸子,讓他冷汗直流。

「玫、玫瑰,親愛的,聽我解……」

「解你個頭!兒子突然昏倒居然不是你第一個通知我,那你是幹什麼用的?訓練?騎士團的訓練能當飯吃嗎你?大狗熊!」

連珠砲似的嬌瞋,女精靈用眼花撩亂的高速度連連揮砍,一劍削掉鐵人教頭自傲的鬍鬚。兩人在房間裡追打了一大圈,緊接著跑了出去。

 

「呵~玫瑰姐還是一樣盛氣凌人呢!」龍舌蘭偷笑,然後搖搖頭。

女精靈的全名是玫瑰.克拉尼爾,和歐堤爾的姓氏相同,是精靈王排行第七的女兒,也是歐堤爾的姊姊

真要論起輩份,歐堤爾是塞拉斯的舅舅,也是鐵人教頭的小舅子。

面對只大自己兩歲,可能還跟自己搶過玩具的舅舅,頑皮成性的塞拉斯根本叫不出口,只願意很沒禮貌的呼喚他的本名。不過好脾氣的歐堤爾並不介意。

 

  「對不起,好姊妹。我沒辦法看出他們倆的症狀究竟是什麼……」龍舌蘭帶著十萬分歉意,就要像黛安屈膝,卻被黛安挽著手拉起來。

  「沒關係的,因為你說情況很緊急,所以……我和玫瑰,還帶了另一個人。」

  「另一個人?」

  「嗯!以他的實力,絕對可以幫助歐堤爾他們的。」黛安王妃竟然露出笑容。

龍舌蘭在腦中將自己和王妃都認識的名單快速過濾一遍。黛安說得到底是……

 

「唉呀!你們衝得這麼急,可是苦了我這把老骨頭了。」木杖叩地的聲音正朝眾人慢慢靠近。

艾克下意識的手撫刀柄,發現自己掌心全都是汗。

一個穿著灰色法袍,白眉垂拱的年邁精靈一步一拐,緩緩走向歐堤爾的床緣,冉冉白鬚幾乎都要拖在地上了。

 

  「皮、皮爾塞克魔導師!」面貌慈藹的精靈老人讓龍舌蘭忍不住驚呼出聲。

 

*****

 

  精靈世界的社會體系,圍繞在「精靈貴族」、「生命神殿」「長老團」三者之間。

 

  「精靈貴族」的最上位者是精靈王,與世界樹同出一脈的貴族,負責統御以及守護之精靈之鄉的工作。

  而「生命神殿」則是沃爾德的信仰中心,以大祭司為首,祀奉生命女神.歐維塔。平時也負責治療和淨化的工作,精通藥草學的祭司們也,可以說是諾亞全域最優秀的醫療人員。

  此外,由一千歲以上的精靈共組而成的「長老團」,則負責沃爾德境內的顧問、監督以及知識傳承等工作,在沃爾德享有相當崇高的社會地位。

 

  其中,長老團又以五名長老精靈為首。

  眼前這個幾乎可用「仙風道骨」形容的年邁精靈,就是五名大長老的其中之一,大魔導師皮爾塞克

 

  在世界樹的祝福下,只要不受外力影響而死亡,精靈們便擁有無窮無盡的壽命。

想當然爾,肉體衰老的速度自然也相當緩慢,大部分的精靈即使活到了一千多歲,看起來也和人類的二、三十歲的青年差不多。

那麼,要變成這副雞皮鶴髮的老態樣貌,究竟需要多漫長的歲月?

  這一點,僅僅渡過三十寒暑的艾克根本無法想像。

 

  「我兒子……他們兩個的情況很嚴重嗎?」見皮爾塞克似乎已經有了答案,黛安焦急地問道。

  「呵呵呵,請王妃殿下不用擔心,我已經大概知道他們倆會突然昏倒的原因了。這是個意外事件,至於原因,很可能和他們本身半精靈的血統有些關係。」

  「可是,我也認識其他的半精靈,他們。」艾克話還沒說完,就被皮爾塞克直接打斷。

  「龍舌蘭,還有你,你叫艾克對吧?」大魔導師的眼睛彷彿看透在場的每一個人。

「在詳細說明之前,可以請你們兩位,先幫我準備幾樣東西嗎?首先是『夢境草』,此外我還要『世界樹的葉子』以及……」

  

  皮爾塞克指定的藥材,大部分都是具有安定精神,或是能帶來強烈幻覺效果的藥物。

龍舌蘭一邊準備指定的材料一邊感到納悶,她認得其中幾樣同時也是是魔法師用來施展咒術的材料。可是,為什麼魔導師連「世界樹的葉子」這種超珍貴的救命藥材都要派上用場?

難不成陷入昏迷的兩人,現在已經性命垂危了?!

 

「皮爾塞克魔導師,他們現在的狀況很危險嗎?」龍舌蘭問,一邊把手邊的藥方一一磨碎。

「簡單來說,這兩個孩子體內隱藏的『力量』已經醒過來了,不過一部分的靈魂卻不在身體當中,就靈魂學派的說法,這是一種靈魂假性脫離的現象。來,你們瞧。」

 

皮爾塞克撫著歐堤爾和塞拉的頭頂,稍微施加魔力,兩根帶有淡色紫光的絲線便從兩人頭頂浮現出來,穿過醫務室的牆壁,飄向不知名的方向。

「這是以『時間』構成存在之絲,一邊聯繫著肉體,另一端則聯繫著靈魂。」皮爾塞克說。

 

「可是,魔導師閣下,為什麼他們的靈魂會無預警的脫離呢?」王妃問道。

 

「就像你們知道的,精靈是比較接近『純粹元素』的一種生物,我們精靈因為天生受到是靈樹的祝福與庇佑,所以與生俱來,便具有能夠操縱元素的強大魔力。」

皮爾塞克撫著鬍子繼續說下去:「既然你說你認識很多半精靈,那麼你應該曉得,沃爾德有很多半精靈沒有辦法操縱元素,或是獲得的力量本身就有缺陷。」

 

聽完皮爾塞克的話,艾克想了想,然後點點頭。

「我記得以前魔法學派似乎有說過,半精靈無法恣意操縱元素,是因為他們沒辦法完全承接世界樹給予的力量,因此大部分的混血兒,魔力都會像種子一樣埋藏在體內,以此減低身體的負擔。」

即使是精靈,也得要反覆磨練才能熟悉那種技巧。

半精靈使用當然也是可以,不過也得經過冥想同調和長時間的練習,才能使身體慢慢接納那股力量。

 

「這兩個孩子是一般的半精靈也就算了,偏偏都還具有一部分的『王族血統』,埋藏的力量自然比一般人要強上許多。」

皮爾塞克望著兩個精靈小孩,向艾克問道:「監護人,他們兩個昏過去之前都在做些什麼?」

「決鬥。」艾克臉色一沉。

「是魔力共鳴嗎?」龍舌蘭思索著。

「嗯~很有可能。」皮爾塞克點點頭。「依照我的推測,他們兩個很有可能因為某些原因,讓本來埋藏在體內的魔力突然爆發到超過他們能夠負荷的範圍,所以靈魂才會在力量的失恆之下,不小心被推出體外。」

這個幾個年輕人還不錯。皮爾塞克用讚許的眼光看著他們,在心裡稱讚道。

 

「既然知道是靈魂脫出肉體了,那我們現在該怎麼做?時間拖太久會不會有危險?」看著兩個孩子再一次發出呻吟聲,王妃殿下相當焦急。

「所以說,現在的我們,得幫他們把靈魂給找回來才行。」皮爾塞克淡淡的說道。

「找?我們要怎麼找?」龍舌蘭心一橫,將呈現六角晶狀的淡綠樹葉毫無戀棧的磨碎,畢竟現在人命關天,不是在意藥材有多珍貴的時候。

「靠這個。」皮爾塞克魔導師在歐堤爾和塞拉斯身上各拔下一搓頭髮,力道之猛,讓昏迷中的兩人同時大聲哀號,四肢抽搐了一下。

「真是的,都昏倒了還知道痛?」艾克失笑。

「這樣才表示有救啊……」龍舌蘭搖搖頭。

「接下來,外面的草地借我一下,我要用這些藥材和他們的頭髮施展靈魂儀式。儀式完成後,你們就可以看見他們體內的存在之線,只要沿線追過去,再把他們牽回來就可以了!」

「您是指,由我和軍醫大人嗎?我們會變得怎麼樣?」艾克有些緊張。

「假性靈魂脫離。」龍舌蘭皺眉。

「說得沒錯,你會進入只屬於靈魂的界域當中。」皮爾塞克此時的微笑,看起來相當危險。

 

*****

 

「呀呵!!!」

 

身體呈現半透明的塞拉斯過癮地大喊著,張開雙手在半空中急速飛略,直接穿過一棵需由五人合抱的大樹。

歐堤爾也跟在他的後頭一路飛翔,兩人全身都攏著一層淡淡的光暈;不過歐堤爾是綠色,塞拉斯則是淡淡的霜藍;兩人的頭頂都還連著一條絲線。

似乎是終於飛膩了,他們倆才選定一顆看起來比較順眼的樹木坐著休息。

 

「塞拉斯,我們是不是該回去啦?還有,這裡究竟是哪裡?」

歐堤爾率先恢復理智,他只記得自己似乎在訓練場上昏倒了,怎麼才一睜眼,他和夥伴就突然身處半空中了呢?

 

「嘿嘿嘿,管他的,突然能飛不是很好玩嗎?」笑嘻嘻的塞拉斯一點都不擔心,兩條白嫩嫩的小腿在樹枝上晃呀晃的,感覺好不開心。

畢竟騎士團和皇宮就在自己腳下不可觸及之處,縮小版的建築物簡直比玩具還可愛,讓塞拉斯凝視到有些忘我,差點就從樹上摔下去了。

 

「歐堤爾,我們再去那邊看看吧?」

「喂!等、等一下嘛。」歐堤爾氣急敗壞的大喊,塞拉斯怎麼才說完就又飛走了。

兩人的飛行看似漫無目的,卻在不知不覺當中同時受到了吸引,眼看前方的塞拉斯速度似乎越飛越快,讓歐堤爾逐漸跟不上了。

「歐堤爾,你看!」

「嗚哇!」前方的夥伴不知為何突然停下來,害急速飛馳的歐堤爾煞車不及,兩個精靈小孩便在半空中撞成一團。

 

「塞拉斯,你到底在幹什麼啦!」雖然魂體沒有痛覺,但被撞到頭上腳下的歐堤爾還是忍不住抱怨,好不容易才把自己給反過來。

「吶!先不要管這個啦,你看你看,前面這棵樹很漂亮對不對?!」塞拉斯一指,用難得的驚嘆口吻大聲讚嘆著。

 

歐堤爾順著手指的方向看去。

一陣風吹來,呈現晶狀的六角樹葉在兩人面前,如雨飄散而下

 

開支散葉的樹木以巨人之姿聳立在山巔之上,即使離它很遠,依然可以感覺到一股令人相當舒暢的豐沛能量盈滿全身,像是浸泡在溫暖的液體當中。

樹木巨大的根部從頂端往下蔓延,他們所熟悉的優蘭諾斯城堡、騎士團,還有很多不知名的建築物都聳立其上,在夜風裡懾懾生輝。

 

「塞拉斯,這棵就是沃爾德的世界樹喔!」歐堤爾微笑著。

「哦!」塞拉斯張大眼睛,似是理解的點點頭。

雖然身在精靈之鄉的人們都一定聽說過,身為王子的歐堤爾,每年甚至還要到生命神殿參加特殊的儀式。

不過在半空中俯瞰巨大的神聖之樹,卻是兩人前所未有的經驗,相信以後也不會在遇到了吧?

 

「既然都到這裡了?我們要不要爬上去看看?」歐堤爾提議,事實上他並不知道,其實是世界樹散發的力量在吸引他靠近。

「嗯!回去還可以跟艾克炫耀,我們爬到世界樹的上面過喔!」

「是用飛的吧?」

「嘻嘻,我先走囉!看誰先爬到頂點!」塞拉斯一笑,又飛快的飆飛爆衝。已經掌握飛行訣竅的他,一下子就將將歐堤爾遠遠甩在後頭。

 

「哇!你賴皮。嗯?」

歐堤爾正想追過去,卻突然感覺到一股既陌生又冰冷的力量,敏銳的往後看了一眼。

在什麼都沒有發現後,他又追了上去,一邊大聲嚷嚷著。

 

「……好敏銳的洞察力,真不愧是精靈族……」無法辨識性別的磁性嗓音從樹影之間響起。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