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鐵羿言堂

關於部落格
寫作是灌注靈魂的甜蜜過程,
繪畫是凝凍時空的優雅魔法,
烹飪是熬煮日常的生命火焰,
咖啡是泉源靈感的賢者之石。

以自創作品、日常雜談和時事牢騷為主。
  • 551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所謂的血榜 二

無缺公子 明珠求暇: 「許為知己猶按劍,冷眼負心敵難為。敢於世上放開眼,不向人間浪皺眉。」 「我能為我喜歡的女人殺你,你能為你喜歡的女人殺我嗎?」 「我討厭污穢,包括手段。」   無缺公子,根據地為浪眉山,全身皆為白衣的高傲劍客,身揹六情長劍,對他的第一印象為多到丟不完的擦手布,也因此產生了興趣。和日盲族的萬古長空(曾經)是朋友,後來因戀慕上女帝長心充滿邪氣的容貌而見色忘友,自願成為女王的後…御用殺手,加入朱翼皇朝的麾下,更與好友因女人而反目對決。   目前的戰績有秋水先生、煉霄元君、大紅袍、萬古長空(後來被復活)等頗強悍的角色,雖然身為血榜殺手,但是和人對決時絕對不使用暗殺手法,正大光明的以高明的速度差和殺氣收放來解決對手,發動大絕前夕會以緩慢的速度行走,背後留下殘影分身擾對手的耳目。   雖然上週與新角色九州大叔對打後戰敗,自廢手臂還領了張廢人卡被掃地出門,又因為投靠朱雀殿見色忘友被連連連批評希望他早日便當下台,但他還是我頗為欣賞的角色。   所謂的潔癖不只表現在服裝和品味上,也包含不矯情,不造作,不玩陰險手段,不接受他人施捨等等;看看那個傲驕的連失魂落魄都傲驕的樣子,多有魅力是不是(狂笑)。   這週的劇情結束後,借酒澆愁的他被新門派「沉劍古院」的三院主雨瀟瀟給撿回家,當然被人救濟之前仍然難掩可愛的傲驕本性。比起天不孤的邪,下酆都的浪,無缺公子應該可以以分類為潔身自愛、嬌滴滴的美人吧? 人生如寄 絕情書: 「仇,是不等人的。」 「此招,絕情便得。」   甫一出場就殺掉了儒門太史侯而震驚武林的血榜殺手(震驚觀眾們的則是美麗的臉龐、豐胸和美麗的大腿),造型上有點類似日本的藝妓之類,身穿和服,腰間掛上兩把日本刀的女殺手,在排行榜上為百分之百不敗的血榜超優員工,為霹靂天啟的後期主打的角色其中之一。目前業績有太史侯、釋女華、金好牙和竺宗師四個人。   隨著劇情的推展,這名每次出場時都沉浸在酣醉和詩酒之間的女子身後的故事也逐漸解開。因為一樁數十(或數百)年前的劫鑣案件,使他的丈夫梅飲雪死在劫鑣者的手中,而心愛的女兒也因為等不到爸爸帶回來的救命藥而一命嗚呼。在喪夫又喪女的雙重悲痛之下,美麗的人妻化身為復仇厲鬼不斷追索著當年鑣案所有的行兇成員,也因此加入了血榜組織,以殺一人得一人情報的方式找尋兇手,似乎打算等到一切的事情皆塵埃落定之後就自殺了結性命,前去陪同早亡的家人。   但是隨著當年鑣案被奪走的物品一一現世,以及最後一名關鍵人「九變郎君」的出現,梅飲雪的生死卻從已死翻成了生死未卜,一切的一切似乎籠罩在一樁更巨大的陰謀當中。   本來因為他殺死了訓導主任太史侯而不太喜歡他,後來卻發現她也有自己的可憐和無奈之處,總是在酣醉之間追尋著飄忽虛幻的身影和過去。   使用的刀法為紮實的刀劈刀斬,因為以取人性命為主,因此招式相當的乾淨俐落,雖然沒有無缺公子那種近乎精密的速度控制,卻有著冷心絕情的招式和殺意,速度與進攻的軌跡幾乎壓平在同一條線上。   在遇到俠腸無醫之後,原本被刻意壓抑的人性因過去與溫暖而逐漸冰解動搖當中,往好的方面想,說不定將這兩人搭配在一起也不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